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楼主: 寒暑

[文字] 一个人两匹马的马房

[复制链接]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13: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一临近,“黛姬”的肚子渐大。如果在这儿下了驹,肯定很久不能乘骑了,之后如果“黛姬”需再怀孕,种公马也是个问题。而且我工作渐忙,时间有点少,心里自然有些不安。“黛姬”怀的是“小39”号 的驹子。“老39”号是格日勒图家的种公马,如果还活着,今年应该有24~25岁了。多年以前,那时还不像今天有数量不菲的阿哈马进口到国内,王铁权研究员曾根据老格家阿哈马的情况,对其保种、复壮、提纯的问题口述做过一个计划,将老格家的阿哈(系)马拟定位为“39号”系。为此我还根据王老师的建议,为老格做过一个书面的方案。86年出版的“中国马驴品种志”中那张阿哈公马的照片,就是老39号的祖父。(王老师有著名的论著‘纯血马、汗血马和阿拉伯马’及‘现代育马’等对中国马业颇具指导性的著作)。最后一次我和格日勒图到王老师家拜望他,他还问及老格家阿哈马的提纯工作。如今,国内进口了数十匹纯种阿哈公马,老格家的阿哈马做“复壮、提纯”可能意义不大了,可以不用再做下去了,但是持续了十几年的这项工作,为老格的马群选育出一大批优秀阿哈(系)的基础母马。“黛姬”就是老格家基础母马群中普通的一匹。如今她要下驹,为稳妥还是放到条件好的朋友处饲养吧。不过为了有马骑,我又从他处拉来一匹蒙古马。蒙古马食量小,耐粗饲、不得病,白日里我整天整天“吊” 着它,收收肚子。此马有“半趟走”,“小走”自然出色,只是前面的主人对它的步态没什么要求,骑起来过于随意,使它与人的配合还不默契。但真个很好骑,是匹勤快马,就是太矮,大个子人乘骑有点让人发笑。
9 U- O. @% S, f: S/ }      过了两个寒暑,方觉关中一带的冬天还是挺难熬的。户县的水系比较发达,湿地多,空气湿度很大。或许是我岁数大了,抗寒能力下降?入冬温度稍低,就觉冷得很。此地乡人冬季屋内不取暖,就是烧炕。去年十一月初在我养马的屋里生了一个蜂窝煤(西安人称型煤)炉子,中午的温度最高也仅有11℃度,晚上就更不用提了。钻进被窝就不想出来,亏得用了一铺电褥子,还是很暖和。今年如果还在这儿,一定改用一个烧块煤的大炉子。村里人见我一冬无论什么天气都穿着一件皮毛一体的外衣,闲聊时问过我事由,我解开怀说:气温高时就把里面的衣服脱掉敞开怀,天冷就在里面再加一件绒衣。这还不够,过年前后,下了几场雪,最冷时我还把蒙古皮袍穿上,出来进去,大家觉得怪怪的。村里养过马的老年人到我这儿串门看马,见到我这件盖在被子上的蒙古皮袍,用手抚摸翻看唏嘘不已。如今关中地区,乡里哪个还穿这种皮货,够暖也够重的。西安的朋友见状,调侃我说:“扎地,喔势”,在场的女士跟进点评说“骚情得很”。我笑罢复曰:可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之感觉呼?扮相很“男人”,很性感呼?尽管这样,冬天还是把我的耳朵给冻了。此前我从未冻过手脚、脸和耳朵,即便是文革中在内蒙上山下乡,可见关中乡里的冬日还是有些杀伤力。8 ?2 W) u7 D" Z# W/ y
     “黛姬”走前我给她修了蹄,前蹄不用说了很乖,后蹄搬蹄还可以,修起来有点不顺从。无法子只能拿绳子保定后蹄,让人帮忙拉紧再修。小个子蒙古马来后,还是请了师父装蹄。来时它装的是(轮胎)胶掌,用的是木工铁钉,卸都卸不下来,掌内全是泥,沤的厉害,要是英纯血马早就蹄叶炎了,可蒙古马还能无恙,真个了得。“小黄”(我给蒙古马起的名字)来时我感觉它肚子有问题,不运动时后腹煽动,可能来前在他处喂过合成的饲料,因无法断定其因,就按蒙古人的法子每天吊着。一个多月,总算稳定了,保证它的饮水,注意它的粪便。“饮(水)要清,尿(尿)要浊”内地农区汉人养马几千年来总结了很好的观察马的法子,很灵验。/ |' _. i) `7 r8 _3 N9 g# Y
     有关“吊”马的作用及相关的问题,在国内养马人中认识不一,不少人嗤之以鼻。事实上,世界上著名的马种在发展、成长过程中都使用“吊”的方法来保证和调整马匹的的生理状态,以此来促进、强化马匹身体的健康及在繁殖上的优化和在战争、使役上的优势。# T" P. N+ Z; H
     现在已知阿哈马的公马和骑乘使役马,是栓在土库曼人的毡房外柱子上饲养的。只有母马和马驹是放养的。因为饲草的短缺,沙漠的广袤和水源的相对稀缺,促使阿哈马定向地发展成现在的状态。阿拉伯马自从1300年前突然出现,也是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存。种公马和优秀母马都是栓养在部落酋长帐房和清真寺的廊下。阿拉伯马一直数量不多,直到18世纪,才小规模的引进到欧洲。数量开始迅速增长。后世在优越饲养条件下成型的英纯血马和不同品种的“温血”马,都是在小心翼翼的豢养中,细心“吊”在厩内或厩外,不过现代科学技术让这几种马的体征数据实现了量化的分析,增进了它们成长的可知度。但是,多年来实践表明,马匹数据的变高与马的各项成绩并不成线性关系。而这种数据的表述,又将人类对马匹能力的野心无休止的扩大了。当马匹的发展走到了极致后,就转向了迟滞状态。近二十年来,速度赛马的成绩再也没有突破和提高。而英纯血马的体质特点除了速度之外,其它生理组成分配不到应有的重视。马匹的高速更新,使得具体某匹马的特质被有意无意地忽略,而基因的有效复制或称作遗传的过程,是在繁殖过程中不能跨越和省略的。注重马匹在某一时间段或某一年龄段的突出成绩,确实掩盖了除了速度之外其它生理要素的培养,但这并不是文明的错。不是人类不想完全掌控马匹的繁育,是哺乳动物有它自身的规律,而任何规律都是排他的。为了寻找到一种既能让马匹定向发展,又可以有效调整马匹生理机能与之剧烈运动协调匹配的办法,是各国马界的共同追求。& ~# v4 J+ [5 ?2 h$ f3 _% j; Z# C
      以历史的,用统计的观点看,我们所说的“吊”的方法,是离我们最近,并且有效的方法。看看历史是怎样说的。3 i( i- y  K/ F; h3 ]9 t
      由南宋人彭大雅撰,徐霆疏证的«黑鞑事略»中对蒙古人、蒙古马有这样的描述:“其马野牧,无刍粟。六月餍(吃饱)草始肥。牡者四齿则骟,故阔壮而有力,柔顺而无性,能风寒而久岁月。不骟,则反是耳。易嘶骇,不可设伏,蹄锲薄而怯石者,叶以铁或以板,谓之脚涩。凡驰骤勿饱,凡鞍解,必索之而仰其首,待其气调息平,四蹄冰冷,然后纵其水草,牧者谓之兀剌赤。
9 P& u9 Z7 |; [; J; Q      霆(指徐霆疏)尝考鞑人养马之法。自春初罢兵后,凡出战归,并恣其水草,不令骑动,直至西风将生,则取而之,执于帐房左右,啖以些少水草。经月膘落,而日骑之数百里,自然无汗,故可以耐远而出战。寻常正行路时,并不许其吃水草,盖辛苦中吃水草,成膘而生病。此养马之良法,南人反是,所以多病也。其牡马留十分壮好者,作移剌马种外,余者都骟了。所以无不强壮也。移剌者,公马也。    4 _$ A, h/ b: y% M2 X6 U/ N1 V2 u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可以清楚地读到宋人描述的蒙古人的养马法,即今天谓之“吊马”的方法:“凡驰骤勿饱,凡鞍解,必索之而仰其首,待其气调息平,四蹄冰冷,然后纵其水草,……”。吊马的法则说的很明白:若要是让马疾奔,切勿让马吃饱,只要卸了鞍子,一定要拴好使其仰着头,等待这匹马心跳气息平稳,四蹄彻底凉透达到冰冷,之后再让其吃草喝水。这样马不会生病。
# |* j5 z/ J7 f. h6 {      而徐霆疏竟对其做了考证,他接着写道:考察蒙古人的养马之法。即从春天开始,只要出战归来的马,让其任意吃草喝水,无事不再骑动。直到秋风起牵回,拴在蒙古包旁边,少给水、草。一个月肥膘就落了,这样话每天骑数百里,就会不出汗,故可以不怕路途远而出战。平时骑乘时不许马吃草饮水,凡是在乘骑、使用中让马吃草饮水,马必因长膘而生病。此种方法是养马的好方法,而汉人养马正好相反,所以汉人的马多病啊!% B  i0 E% U6 K  P) W
      注意他的说法:马必因长膘而生病。这与我们现在养马,判断马身体的健康与否大相径庭。我们唯恐自己的马喂得不好,膘不好,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北京就有这样的笑谈:某老板养马,他看上哪匹马,那匹马准死,无论是花多少钱进口的。因为他一到现场,就一个劲儿给他喜欢的这匹马喂料,不久可怜的马就不堪重负倒地死了。这土豪不知缘由,再接再厉又进口了更好的马,不日,好马又死了。他大骂洋人“骗子”。细想起来真是个可怜人。反观国内,对于养马、繁殖、训练有多少个爱马、养马人,就有多少个马业专家,让人一想起来就颤栗。我们再有经验,生命也就几十年,我们能穷尽马业的全部吗?不能,所以我们爱马人万万不可以“专家”自居。/ `' L* M, W* O: m
      国外饲养速度赛马或马术用马除了“吊”法之外,主要是饲料供给的科学化。每个马房给马的饲料投放都不一样,让马高度兴奋,又没有兴奋剂(或查不出兴奋剂),就像西安的羊肉泡馍,各家的味道都不一样。投怎样的调料,投多少,煮多久,新汤怎么用,老汤要老到什么程度,煮馍时如何勾兑等等。8 m+ l, z' a9 g9 v  @  f$ ]6 m5 P
      而蒙古人就不一样了。蒙古人从前是不知道给马喂料的,起码铁木真时代不知道,据“内蒙古畜牧志”的“锡林郭勒”分册上载,蒙古人后来才知道给马喂粮食,可增加马的力量。我估计蒙人给马喂料始于明朝后期,因为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将玉米这一高产作物带到中国,才有了更多的粮食,通过贸易粮食才有可能到达蒙古复地。玉米还有辣椒等是哥伦布从美洲带回欧洲的。在这之前农区的汉人早就总结有“草膘、料力、水精神”的饲养口诀,十分恰当地总结出马匹饲养的关键。
! ^! q. H8 Z, O      国内的马匹疾病除马鼻疽、马腺疫、马传贫这三种被严格控制的疾病之外,其它出现的个体疾病基本是自身遗传的结果。很多进口的比赛马都义无反顾地死亡,而马人却不知何故,认为自己运气不好。现在已知,近几年进口的阿哈马已经死了十几匹,而英纯血马和温血马死亡的就更多了。马主们都讳莫如深,闭口不提,难道怕影响了他们头上的光环?马界没有搞过一个专门的会议,来讨论、研究和交流现实马的训练与疾病死亡的问题。
$ I- {8 K1 @: a0 `      现代育成的马种,特别是像英纯血马,应该都是近血,本族繁育。阿哈马更是近亲繁殖。这种育马的方法,几率虽不高,如有一定的基数,就能够最迅速地产生理想的后代,并且保证育成马的品质和纯度。然而这种方法对饲养条件要求苛刻,国内的传统养马是无法与之合拍的。现代育马的重要一环是在“组织”中繁育,这个组织就是协会。现在我们国内不存在这个组织,因为我们的马人都自我感觉良好,认为一个人就能拯救或撬动中国马业,如此不懈与人合作。曾听闻,一个人要进口若干阿哈马来改造中国的马,云云。一张口就想做救世主,结果什么都不是。国际歌里早就唱到“……全靠自己救自己”。
1 |+ G$ S9 W, _. ], Z9 y( i      这种在极致下的育成马,进口到中国,不断死亡的原因主要是“心肌炎”及由此诱发的其它衍生病。。而在国内饲养诱发心肌炎的可能就是饲养与训练的不匹配。国人不解的是,花大钱进口的马匹进口时都经过严格检查、检疫,是要攻城拔寨比赛夺冠的,难道一训练就很可能死亡吗?确实很有可能。这种马一定要“吊”好,没别的法子。吊法是一门学问。
% X& Y' S/ S) B9 W, e     遇到过一位老板养赛马,建议他吊马,他言之凿凿:那是蒙古马的法子,英纯血马只要喂好,随便吃随便喝就行。结果呢,赛场还没上,马就病了,好端端的就伤了。前些日子听说要加大饲养力度,饲草喂得全是纯苜蓿,够那些马受的。干苜蓿挺硬的,连个铡草机都不买,一半浪费。无语。
$ w- r* `" p1 s* U, N2 M/ ]; v       英纯血马、阿哈马和阿拉伯马是当今对不同马种改良的“外血马”。特别是英纯血马,因为它的本系纯度高,与它种马做杂交成效明显,改良效果好,故世界上各育成品种马的形成多用此种马。英纯血马对它种马的改良效果很有深度,但需十分科学,不若此,品种将无谈。阿哈马因数量少,在世界范围内对它种马匹的改良还未十分突出。而苏联马业专家认定:阿哈马的优良基因是通过英纯血马和阿拉伯马影响了世界的马业。的确是这样。
  g5 N+ Q% }" X0 q% e7 o( A  g$ i     前些日子在马盟网站上看到关中马保种基地引进了一匹英纯血马,对原种关中马进行改造,真是件英明的措施。不知道具体实施的计划、步骤、预期目标是如何定的。我大言不惭的谈点我的想法:
7 K* _& }& C+ k     ①在场内选两匹已产过优良女儿的原有关中马的种公马,让其女儿与其父分别做“嫡亲配”,每匹公马要至少要配三匹母马,如能多更佳。所产驹周岁后留公驹,淘汰母驹。之后比较公驹,选拔认为优秀的小公马待用。无论公母驹,如出现“弱化”现象的坚决淘汰。②英纯血公马与场内纯种关中母马交配,所产驹周岁后留母驹,公驹它用(不在本场进入繁殖层面)。③待所留用的公、母驹成年可繁育时,用“嫡亲配”的公马,与英纯血配关中马母马所产母驹交配,产驹成年后测试,优秀的留用进入基础群。按上述计划,如果经嫡亲配所产的公驹有两匹,这两匹公马的后代可横交,以此来扩大种群。④进行种群优选。⑤第三代后可再次引进英纯血公马。⑥永远留住优秀的母马。如此,关中马成为国内优秀马种的日子将不远。/ }* y1 K3 t7 R; U* ^7 R
     本来是想与马友侃侃养马的心得,不想却说得兴起,多有得罪,该死。  z' j& ?0 n% R5 a4 {5 v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0: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早上3点,刚从广州回到户县。二十几天未在,马是托公司厂里的员工代为饲养。走时我交代:因为没有活动,暂不喂料,草也要少喂。白天把马拴在树下即可。晚上放开,给些干花生秧粉,水要保证。下午忽然这就下起了雨,开始不大,后来渐急。我急忙回马房,将“小黄”从后院树下牵到前院的桩下拴好,让它好好淋淋雨。夏日马未到河里过过水,身上不爽,即便天天细刷,下雨时让它淋淋雨。天黑后,再牵回后院,备好草水,让它慢慢享用。这些日子可能草料不足,天才亮,就听见它在院里嘶叫。可能是昨晚草放的少了,我麻利的起身一观,果然槽里干净,水桶也到了。添点草盛满水,“小黄”慢慢吃着,我去洗漱收拾卫生。事毕,即将“小黄”吊好,刷刷毛,抠抠蹄。在我收拾铲粪的这一时段,前后的门始终敞开着,过来过去,马儿静静地注视着我,风通过过道吹过来,应该不久院子的地面就会干了。锁好门从院子里出来,村里人见我问:咋这一向未见,我说外出浪去了。不知这样回答可礼貌?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0: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傍晚,备好鞍,把吊了一天的“小黄"拉出来,美美压了一下。二十几天没起”小黄“,这小朋友有点力气了,想跳腾。蒙古马的坚毅与固执是著名的。村北面是庄稼地,都是土路又比较平,马在上面跑挺安全。我用了一盘85式军鞍,在小黄的背上总感觉有点大。不久前,从北京朋友处借来一盘马球鞍,小多了,今天傍晚备上试试。今天虽然不是大晴天,我还是把我的棉被抱出来搭在拴马的门字架的横梁上,一个冬天没见太阳可能一定很脏了,得好好晒一下消消毒。
# T. ~% J9 r. ^# Y# n' i- H% h1 |8 P     ”小黄“的步态是这样的,慢走是”小走“,带紧点缰绳,脚下小促就是”半躺走“,在马上虽看不到它的步样,但可以感觉到,它的步一放开,鬐甲两侧下的肩胛骨,由于步态的变化骨头上下动起来,在鞍上能明显感觉到。马在快步时这两块骨头不是这样表现的。这时身体若稍许后仰,缰绳再紧一点,用大缰轻打马后胯(蒙古人骑马时笼头上的牵马、拴马用的大缰是握在手里的),蹬踩牢,马就可能对侧放开大步子。那感觉太好了。练久了,彼此就有了配合。不过”大走"不能在一天里反复练,马会厌恶。它一有大走,就不让它停下,一口气练到汗出透,然后就散步,回厩休息,这样练出来的马勤快,好骑。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6: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又不会上传了。哎老矣。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6: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QQ图片20140206121306.jpg " s- a. I! M, P, v0 Z$ d' d* e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12: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IMG0238A.jpg ; g: B- j6 V$ Q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12: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一个人两匹马的马房

IMG0244A.jpg IMG0245A.jpg IMG0246A.jpg IMG0248A.jpg % i! T% H! {9 t3 X6 b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9 19: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司的财务总监也想一试身手:马裤、靴子、头盔,扮相了得。
) f7 U0 Q: M0 L- N/ x IMG0256A.jpg
) D! R8 h5 q0 j1 _" I  H& f% j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20 11: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清晨,斑鸠的咕咕叫声环绕着马房的屋顶。白天院里没人,斑鸠成双落下,拣拾落在地上的马料。一年四季从不休息。
8 b- g7 o7 C+ h! ?: g那只白色的黑斑大猫好久没在来过,不知它可好?前天早上终于在房里又看到了它,它瘦了不少,见到我有点紧张,不似从前那样潇洒。片刻,从门下钻出。& V3 D+ k4 E  p3 [% r6 l
     我买好了明天(21日)的车票,去锡林浩特参加27日的80公里的耐力赛。鞍韂辔头准备停当,就等出发了。不知西安的马友可有欲前往者,无论是参加比赛还是观赛旅游,都应一声,我们陕西也是人才济济。6 ], E, {3 x& q7 ^- c9 [1 Z* J! L4 O
     妻有些不放心,劝我别逞能,让我作罢。去年锡盟在多伦的耐力赛有两位更长者参加,成绩不错。其中台湾的张老先生已过七十,尚能驰骋,我确还年轻他几岁。如不出意外,他今年还会 去比赛。张老先生我有过几面之交,09年国内首届耐力赛(北京永定河耐力赛),我们都参加了。他是租的马,马因心跳不良没完成比赛,与他攀谈,他连声叹气。不想去年他们夺得团体第一,真个了得。09年冬季的永定河耐力赛我是裁判,没参加比赛,陕西的何(贺)总带三匹马参加,好像还有媒体的朋友一同去,阵势不小。他的两匹关中马状态不错,马也漂亮。我记得他骑的是一匹白马,与他闲聊时告诉他,那白马后腿有点跛,他不信,结果没能骑下来,可惜了。
5 ]. {5 v" c; L. n' D     从广州回来,在户县抓紧骑了这几日马,希望能适应耐力乘骑。但感觉不好。从前的骑法是纯蒙古的,用他们那种小木鞍子很应手,后来欲改英式的骑法,想潇洒一把,不成,两种都不会了,这下该如何?呜呼!就像一个唱民歌的,忽的要学美声,没上去,又下不来了。哇。1 o( i/ ^- F; s  \9 f
     自从上山下乡从内蒙回来上大学,就再也没有长途骑过马。骑过几次马也多是在当时北京的简易马场、公园里骑两圈。记得最后那次在内蒙插队长途骑马,是从队里到场部办手续,来回也是近80公里。转眼四十二年过去,人生如梦啊。朋友常问我骑马的感受,为什么爱骑马?我常避而不答。其实,当我们骑上马,与马一起勇敢向前时,你会有一种: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感觉。不是吗?!
0 k/ F# }  h6 c. y! B     2009年第一届(永定河)耐力赛,马友们还不知耐力赛的马要如何骑。据传那次一共前后死了十几匹马,在终点输液的马一片。开端的事就是这么残酷。在我前面一位漂亮的女士骑一匹高大的英纯血马,用的西部鞍。出发的旗落下,大家疯了一样冲出去,好像舞会时音乐一起大家都下了舞池,50公里呀够骑得。大约在十公里处,那马倒下就死了。我折返回来时马主正在挖坑安葬那可怜的马。耐力赛残废了、夺走多少马儿的健康与生命。2012年西乌旗30.5公里的耐力赛,两匹进口的阿哈马参赛,因力竭而没有跑下来,听说其中一匹之后很快就死了。所以国际马联说:马的福利高于一切!+ I2 w7 i! X* f: S0 O
     我是06年在北京第一次参加两天的环官厅水库150公里的乘骑。07年又去了。08年因年初的冰球比赛一条肋骨被撞断未参加,只是为大家做了后援。06年第一次环湖,马到终点,我都从马上下不来,很久没有骑这么长时间,一下子有点不适应。那时比现在还年轻,不知这次如何。09年锡盟第一次搞与国际马联要求接轨的耐力赛,我是裁判。2010年心有不甘,参加了比赛。60名中外选手,我是个人第二十七名,团体第六。当时仅有28人骑下来。用的是白音锡勒格日勒图家的,他老婆乌云格日勒的工作马,是匹乌珠穆沁蒙古马,个子挺大的,有1.34米,就是已经16岁了,有点老了。老格让我换马,我不愿意。那马与我亲近,装蹄都不用栓。我在老格家住了40天,天天吊它,训练,不想马瘦下来了,我的鞍子就有点大了,马打了梁,影响了后来的比赛。我管这马叫“乌云”,比赛完了老格叫它“27”。转过年“乌云”被卖了,哎,它要在已经20岁了。我有它的照片,后面给大家看看。
. k% I8 }9 R+ a4 b0 F! X* l     真的是老了,一说就啰嗦。0 h8 T' S8 M! ~1 @8 D; C( i
     好了,准备好了,出发,向前。这次用的是“马疯窝”窝主“阿振”帮借的马。24日他们人马到锡林浩特。我23日先到,去白音锡勒看看格日勒图。老格身体也不行了。

25

主题

99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大马疯

Rank: 6Rank: 6

积分
15404
QQ
发表于 2014-7-20 15: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先生马到成功!
好的,上马,都上马,前线革命军事苏维埃全体成员都上马! 摘自《第一骑兵军》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21 09: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顿河兄:
( |# i& u/ f9 O             谢了!我们笔交多年,还未盟面,你在北京吗?有机会大家在一起交流一下。  寒暑
4 b/ h# s( n& A2 k: O6 X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21 09: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SSL10290.JPG
( ^; r2 l4 w% D  V4 i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21 09: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 r$ e! P5 B# m/ s( D2 C

6 ^5 H( `9 y) F% n' |    2010年锡盟耐力赛,寒暑与“马疯窝”阿振。
; r& i" x& Z: [& A5 y/ K IMG_9655_副本.jpg
: q: w; @7 T1 Y" k
& @$ U* b2 Y  d4 G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7-21 10: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9212.JPG
: |( l0 B  Y/ T

25

主题

99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大马疯

Rank: 6Rank: 6

积分
15404
QQ
发表于 2014-7-21 18: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寒暑 发表于 2014-7-21 09:09
0 ^) O  ~, v* n3 P3 z顿河兄:
$ L$ s! G; p8 P- `: T. a/ k             谢了!我们笔交多年,还未盟面,你在北京吗?有机会大家在一起交流一下。  寒 ...

( s6 S9 i& k) b7 _韩叔:    我在北京石景山。久仰您的大名,只因忙于冗务而无暇谋面。待您回京,请您赏光小叙片刻,小酌几杯。我的QQ:837826172     电话:13901229620.
1 k8 v% O; P  w% f0 m7 U9 P& {
, O  L2 b; r" u6 n0 l
好的,上马,都上马,前线革命军事苏维埃全体成员都上马! 摘自《第一骑兵军》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8-3 13: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锡盟耐力赛   “坠马记”
      七月初,得知锡盟今年有耐力赛,心里有点痒痒。又,马盟的乌扎拉来电话,约我参加走马赛,我确有走马,可马在户县,来往得用三万的运费。如何承受。妻是宁波人,肯定不让我如此挥霍。
       我买的这匹蒙古马,是匹“自来走”的马,还没很好地训练好,步态不稳定。我一直觉得它身体有毛病,说不上哪儿不对。岁数有点小。卖家说它六岁,我看只有新四岁。卖家说马的体尺1.26米,拉到一看也就1.20米。唉,就是它了,好在蒙古马不得病,吃得少,每天吃罢晚饭,我都把吊了一天的马拉出来被上鞍子骑四十分钟。马本来就矮,我常常又找一洼地将马顺直,一抬腿就上去了。村里人看见了都对我说:老韩,这马可不如那黑马。这我当然知道。
       要参加耐力赛,无法,只能找“马疯窝”的窝主“阿振”,2010年的锡盟耐力赛我们就一起跑过。所以哭着喊着借马,还信誓旦旦地要加入“马疯窝”的团体赛。阿振回话,马落实了,我即于21号启程,从西安经呼和浩特,转火车23日早上到达锡林浩特,鞍具因太沉是托过去的。先是马不停蹄地赶到白音锡勒,看望格日勒图和他老婆乌云格日勒。因为2010年耐力赛时我骑得就是乌云格日勒的那匹工作马。
       下午在帮他家马匹饮水时,正往前走忽然背后腰间被人狠狠一击,我当时没什么准备,往前趔趄几步回头一看,啊!老格家的那只专门跳起来蹬人的大公鸡袭击了我,娘的,真倒霉,那鸡蹬谁谁倒霉,它不但又长大了,而且腿有关中人家,擀饺子皮的那种细擀面杖那么粗,且矩爪很长。乌云格日勒在侧看到大笑。这只公鸡是大前年老格的大女儿乌日古木勒在任职单位过年分的小鸡娃,一共好几只,当母鸡抓来养的,不想出来一只公鸡。那年我带朋友到他家买马,看那鸡长得漂亮,让他们别杀,看家。现在公鸡硕大威风凛凛。老格家年初抓来一只黑色的小蒙古细狗,被公鸡追的直跑。现在狗大了,有点互不相让。
       翌日,天一亮我就早早起身,站在老格家大门前。上次耐力赛我住在老格家训练,早上一出门立定后,必有鸟儿飞来落在我头上、肩上。这次没有,我心想完了…….。忽听得房顶上似有动静,那大公鸡就立于房脊之上,我的神啊!
      26日与前来比赛的“马疯窝”内各位大侠去练习,见到我借到的那匹叫“追风”的黑马,就有点含糊。“阿振”告我那马1.47米,我却觉的马太高,也许是我几个月来骑那匹小蒙古马惯了,有点不适应。黑马可能吊的不够,肚子有点大,我的军鞍放上去肚带不够长,只好拿下鞍子松长肚带。被好鞍子,皮条做的勒又觉得有点短。没办法凑合着吧。抬腿纫蹬上都上不去,马疯窝的“乔”见状推我一把方罢。我恳请“乔”再把肚带紧紧,“乔”大喊:紧到头了。大家鱼贯而去,若平日我定是下马调整肚带,但今日无奈,怕下来再不得上去,比赛时可如何了得。此前“阿振”吓我,言此马口硬,我道:正好。不想它硬的太。它见大家去,便往前,几步就超过了“乔”。我带着缰,它做“缩短跑”,我感觉甚好,它在原地跑,又让我觉得“追风”有盛装舞步的天分。不想,方向前几十米,鞍没勒紧,转鞍了。无奈只能迅速就势坠马,否则鞍子转到“追风”肚下,它必是又踩又跳。呜呼!一下落地,屁股,腰巨疼。
      “乔”下马帮我,我还纳闷,“追风”未跑,就在我身边。我摔晕了,问“乔”怎么回事,“追风”为何没跑?“乔”说:你手里拉着缰绳呢。我恍然大悟。文革时在内蒙插队,学的是蒙古人的骑法。他们骑马时笼头上的大缰永远在手里攥着,为的是怕坠马后马跑了,冰天雪地的会被冻死,故而怎么摔,大缰都不撒手。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骑的。今日方见一二。
        牵马回来,遇一美女裁判,我大呼:坠马退赛。老矣。
       不久,阿振一干人回来,闻此事都摇头。郁闷之时忽得听见人喊我,回头见是广西桂林的老蒋,他是2012年昭苏三天300公里耐力赛的第三名。因租不到马,正着急。经请示把“追风”让给他骑,下午就验马。故事到此还未完。老蒋还带来一个桂林的朋友,夫妇俩及一个11岁的小姑娘。小姑娘要参加40公里的资格赛,没马!无法我又找到一个马盟的熟人“酷睿”,租了一匹蒙古马给这小姑娘骑。接着报名、验马,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六点赶到赛点,小姑娘的爸爸正在把做好的沙袋绑于鞍后用于配重。姑娘的爸爸姓林,我就把小姑娘叫做:小小林。小姑娘很兴奋,毕竟是第一次在家乡以外骑马而且是比赛。整装待毕,先手进入赛道。当旗落下,赛马分两组结伴而出。我腰疼痛,与后援“一林”女士坐在一边休息,只等“阿振”他们折返归来,给予援助。
      屁股还未坐稳,小姑娘的妈妈就跑过来,告诉我,小姑娘落马了,打来电话直哭,不知如何是好!听得此言,我挣扎着起来,忙不迭地跑到一熟人处,要他帮忙。这位杨姓先生即刻叫上他的司机,我又临时找了一位蒙古族的骑手帮忙,一同开车前往小姑娘落马的地方。可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车刚开到207国道,那蒙古汉子接到一个电话,说他的马跑了,就下了车。没法子我们沿路寻找,就在十几公里处找到了小姑娘。小姑娘见到我们,竟大哭起来。安抚之后小姑娘上车,看那马,竟是沙袋脱落,绑沙袋的绳子,连到了马的后腿,如同給马打了一个“绊”。我打开随身带着刀,把绳子割断,紧了紧肚带,忍痛爬上马。因为杨先生的团队已开始折返向休停点进发,他急忙开车先带小姑娘回去。
      蒙古马倒也配合,稍一促就快步跑起来。我腰疼的乱抖,忙不迭的带住缰绳慢走。一会儿,从折返点过来的赛手从身边跑过。忽听得“阿振”喊我,我挥手让他快走。一路上不断的有人喊我,我未及辨认大家就飞似得过去了。骑了约有十公里,实在腰疼的要命,见前方有一为维持秩序的交警和车辆,就滚下马上前打问路还有多远,并讨水喝。水毕,我只能牵马缓缓而行了。腰是那样的疼,路还有点远,罢罢罢,走吧。我扯开嗓子学唱起了蒙古长调:小黄马。估计有点四六不着调,没几句就作罢了。
       终于步履瞒珊地回到了赛场,小姑娘的父母迎上来谢我,我一脸的苦笑。接过“一林”递过来的水,乖乖,那一刻我问自己:谁是最可爱的人!

; }2 o, l/ j) S& d4 E; @

" f6 y7 s7 o+ A  H' q+ u' l
IMG_7712.jpg

8

主题

37

帖子

218

积分

卡巴金的串

Rank: 2

积分
218
发表于 2014-8-4 22: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从满洲里去锡盟,希望能看到传说中的韩叔

0

主题

6

帖子

1063

积分

奥登堡大种马

Rank: 4

积分
1063
QQ
发表于 2014-8-30 10: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寒暑 发表于 2014-7-9 19:33& y* {0 ?2 {7 n8 O! B9 w
公司的财务总监也想一试身手:马裤、靴子、头盔,扮相了得。
5 T( L; U" o6 X# S
嗯,马裤和靴子好熟悉呀。
/ f1 u/ A2 _3 M3 \' X& x+ W: y5 s

0

主题

6

帖子

1063

积分

奥登堡大种马

Rank: 4

积分
1063
QQ
发表于 2014-8-30 10: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寒暑一直还在锻炼之中,您老人家从来都是小心谨慎都会坠马,不知道像我们几年没有骑马的会怎么样?     安全第一!      

7

主题

211

帖子

3878

积分

纯血疯马

一个兴趣广泛,经历、知识还算丰富的大龄男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878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8 18: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冬时节已过,算来在户县养马已过一年。时间飞快,一个寒暑就这样掀过去了。今年收玉米的季节,我约了村里的三亩地的玉米秸秆。主家没用收割机收,我雇了几人收的玉米。将秸秆拉回晒干。山东的马友新送了台秸秆“揉搓机”,干、湿的秸秆都能柔细。马吃起来挺滋润。将粉碎好的玉米秸秆上洒点水,用麸子一拌,马爱吃得很。每天早上我在6:20起床,有时忘了用手机呼叫没起来,“小黄”就在窗外轻叫,我开灯看表,准是6:20.这家伙甚是聪明。
      国庆节时我没在西安,西安的朋友来骑马的人多,妇女和孩子。一瞬间“小黄”可能有点不知所措,每个人给它的“信号”都不一样,它不知该如何迈步了。呜呼。“小黄”现在有点儿“假”了,不爱走,可能也不知该如何出腿了。无妨,待我慢慢调教吧。过去我从不用鞭子,手里也不拿着,现在看来手里得持一个调教鞭了。
      一位马友看了我前面的帖子里,对引进英纯血马改良“关中马”的那些建议,问我有关“嫡亲配”的一些问题,我想再跟各位爷调侃两句:
     “就近血亲做本系繁殖,总得来说,近亲交配是不能起到改变品种的做用,但能保持和发扬该马种血系的优点和缺点,能够建立起这种马的品系。就象放大镜一样,近亲交配只能将该父母血系里,基因遗传的优点和缺点保持或发扬。就是优点变大了,缺点也可能变大,但优点和缺点并不是平均分配在每一匹后代马上(这一点很重要)。我们要做的就是:选择那些集中遗传了先代优良马匹优点多的马驹,淘汰那些遗传了较多的先代马匹缺点,而优点少的那些马驹。从而使得关中马的品质不断提高。
6 o$ v8 k/ s) l9 M& |    马匹近亲交配出现劣质马驹的机会较高,我们一定要狠心地淘汰劣质马驹,因为优良马驹愈优,则劣质马驹愈劣。在很多时候,出现劣质马驹的机会是高于出现优良马驹的。在这些劣质马驹中,若它们的生理反映正常,这匹马驹便可作一般饲养,之后卖掉,不作种马繁殖用。将这些劣质马驹卖掉是因为再用它们做种马繁殖时,会将它们的劣质点更加地深化,会对后代有严重坏的影响, 即便别人买了这些马,想留做种用,也肯定生不出好马驹来。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才适合采用近亲繁殖呢?
! _' Z( \6 k9 i7 E& n- T4 l& E  一、当我们需建立自己的新的关中马品系的时候 。( s, I. }9 ~+ l/ n
  二、当一种品种的纯种马匹在当地很少,近乎绝种时 。
      为什么近亲繁殖可以固定马匹的优良性状呢?那是因为在遗传学上近亲繁殖的“因子纯合论”。所谓“因子”就是遗传基因,“基因”在数量上是不可数的,或者叫“无法数”的,所以为了表述上的方便,学术界就叫它为“因子”。因为不可数,所以“因子”是一个范畴。在近亲繁殖中,会遇到(显性)优良基因和(隐形)有害基因。在一匹近亲交配产出的后代马驹中,如果公、母马的显性基因(好的基因)恰好相结合(因为是显性基因)而显露出来,我们就得到了理想中的(相对)优良马匹。
      还有一点,在很多的动物中,如羊、牛、猪以及禽类当中,经多级近亲交配,并未见到退化的现象。比如苏联的奥尔洛夫马,我国的小尾寒羊,就是用极高程度的近亲交配得到的优良品系。近亲交配而未出现弊害的品种,理论上称作:均质系!这种现象在开始时,在连续近亲交配的过程中,最初几代开始“弱化”。此时,马驹如果不因“弱化”而死去,过了这一阶段,继续进行近亲交配就见不到“弱化”这种弊害了。而产成的后代马匹中,各种性状、特点开始稳定,身体开始健壮,各种能力有很大的提高。
     我认为:发现理想优秀的公马以后,要在其后代马驹中选出优良的年轻母马,进行嫡亲交配,以便迅速固定、保留这匹公马的优良基因。在后代马匹身体里,保留、固定先代马匹的优良特性,嫡亲是最有效的。在经过反复多次的这种“固定”后,那匹优良公马的基因就全面的遗传下来,带动整个马群,即便那匹公马已经辞世,但在马群里仍然能见到优秀的马匹,甚至能产生出比那匹公马更优秀的公马。这是已故王铁权研究员 现代育马 理论的核心之一。
     在我国马界,几乎从没有认真这样做过。但德国人在二战后的“温血马”的培育上就是这样做的。荷兰温血马最快的一个品种,仅仅用了30年就定型了,比赛成绩还贼好。俗话说:“买倒霉人的东西,听走运人的话”,这也是一条捷径!我们不妨一试。

. Z. O- E5 |5 e. H5 I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2-21 09:00 , Processed in 6.72825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