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865|回复: 2

玛纳斯(天山)骑马探玉行记

[复制链接]

2

主题

4

帖子

33

积分

贵宾

Rank: 8Rank: 8

积分
33
发表于 2017-9-5 10: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2017/8/21—27    闫安

    D1    集结

    你期待的事情,自然会老喜欢打听。
    就象小孩子难缠,大人有强迫症。

1.jpg

      原因是正式出发通知老没下来,心里没底。收到通知后,装备问题果然有些手忙脚乱。天山户外骑行,行囊鼓撑。惯例是,马友都有自己的睡袋、帐篷、头盔、护腿、马靴、手套,甚至马鞭等全套骑马装备。京东顺风网购来不及,就一站式户外线下的迪卡侬了。不表。

      在乌鲁木齐野马大厦集结,此次玛纳斯天山骑马探玉行,共十五位团员。核心全程团员有五位。我荣幸当选这全球海选的五位团员之一。头天进山到一号营地,文化部孔主任、马术乌扎拉主席、大疆行李大海总等三人,因会返程。

2.jpg

      野马大厦,不看陈志峰的数十匹汗血宝马就不算数。圈内老有人说汗血马不贵,其实欣赏的是最美马形马姿。与价格无关。每匹马都有自己的性格,高矮胖瘦。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3.jpg

      就如今后几天的哈萨克山地马一样。坚毅、勇敢、担当、沉稳、不惧、沉默、苦干,象头骡子,又如同战马。同样赢得了大家的足够尊重和喜爱。

4.jpg

    下午四点,司机老郭准时来接。

    2小时车程,到了玛纳斯迎宾馆。心情愉悦。尘埃落定。因为之前老担心,组织方说的天气呀、路冲毁啦之类的话。担心取消行程。户外怎可能没有突发天气事件?办法总比问题多。

5.jpg

      晚上,文化部孔主任、马术乌主席(现在全称叫中国马运动文化旅游规划研究院院长,还是习惯老称呼了,下同)、玛纳斯张县长、魏副县长(总有点蒙古血统吧,女性,热情洋溢)、分管宣传的常委、文宣局长。我们五位团员。还有新疆搞环塔拉力赛知名的李大海及玛纳斯当地企业家刘强两位老总。

6.jpg

      孔主任,高屋建瓴。文旅产业,文旅小镇,文化基因、文化元素,挖掘、提炼,创业及再生设计,依托当地自然资源、人文资源、产业资源,整合形成有生命力的可延续、可传承、可发展的生态体系。关于历史记忆、文化传统、现代时尚,以及面向未来,都是国家级视野。

      有意思的事,这位40出头的张县长,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强调“规划重要,但需要将后置项目前置化,关键在运营实效和落地”。一锤定音定调。新疆话夸奖,就是个“好小伙、儿子娃娃、不含糊”。广东话说或许就是“靓仔”。

7.jpg

     他刚上任,为国家文化部命名的“马术红酒森林特色小镇”的未来发展,定了个务实的基调。

    新疆是瓜果之乡,蔬菜生食都有“肉”有味道。何况如蜜流汁的瓜果。

8.jpg

      两个比洗脸盆还大的主菜,一个是大盘鸡,一个是大盘红烧牛肉。头一个估计有“野鸡”遗传,鸡肉瓷实,有嚼劲。后一个,有点城市里王品、台塑牛排,或者就是西式牛排的选料讲究。两菜就够一大桌人吃了。遑论其他。坚决打包。果然,第二天进山当晚,就派上了用场。

      一夜无话,睡的香甜。

9.jpg


    D2  进山

    一早,有个出发仪式。

    合照。电视台采访。

    没有感想,只有憧憬。

      玛纳斯历是古丝绸之路北道重镇,史有“金玉之乡”、“凤凰城”等美誉。唐朝设置西海县,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建绥来县,1954年改称玛纳斯县。玛河文化、碧玉文化、凤凰文化,并称为“玛纳斯三大文化”。同时拥有“国家湿地公园、国家森林公园、中国碧玉之都、国际葡萄酒庄”四张名片。

10.jpg

      进山路上,一路丰饶。

       原来新疆有“金奇台,银绥来(玛纳斯旧称)”的说法。事实上,玛纳斯是新疆农业最发达的县。一直是。还是中华碧玉之乡、凤凰之乡、红酒之乡、森林小镇等等。物阜民丰。从路过县城边上的有些巍峨壮阔的中华碧玉园的规模阵势就可观察到。内地都未必有。可惜似乎人很少。

11.jpg

      先上车的,着警服的是哈萨克汉子加林(火苗的意思)。他是乡派出所所长,还有一个是木拉提(愿望的意思)。一只微型冲锋枪和一把手{1},几十发子弹,都是真货。两人护驾,规格够高了呀。

12.jpg

      到了山口的哈萨克清水河乡,乡政府大门口,以乡人大主席叶儿布拉提(勇敢的意思)为首的一干人马,大气、自信的表示欢迎。洪亮的声音在四周回荡。俨然一个指挥官,四周都是雇来的哈萨克马工和马匹。

    路上,就看到了雪山。

13.jpg

      早有些迫不及待。但今天都是序曲。

      等马汇集的过程中,叶儿布拉提主席带我们在山脚下“走了走”,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先是到五道垭。形状象人的五颗牙齿。不高不低。附近是月亮湾。还有个展示哈萨克马背文化的场地。如叼羊、赛马、姑娘追之类的。海拔2100米的道仁山,如同天山山口的屏障。山上有3000多年前的塞族岩画。一处在巨大的遮风避雨的鸽子洞,一处在不远处的山崖根部。极简洁、线条,但生动形象。弯曲的花纹,是草原民族普遍的羊角羊纹特色图腾装饰形象。更弯曲直线形状的,几乎就是与阿拉伯文字类似了。只能大概猜测和遐想。这些,也叫玛纳斯岩画。

14.jpg

      山坡上,是半人多高的杂草。侏罗纪的山体通红,有点美国西部味道。山脚下,是野生薰衣草间杂等。

15.jpg

      说到塞族,玛纳斯这片土地上,与其他丝绸之路上草原地带的民族迁徙和轮替一样,充满多变性和幻丽色彩和传说。背后大致的原因是逐水草而居,以及战争、劫掠、生存空间挤压、征伐等等暴力多过和平。估计自然原因会占很小的比重。

16.jpg

      查下资料,玛纳斯,蒙古语为玛纳斯郭勒。"郭勒"即河,玛纳即巡逻,斯指人,意为滨河有巡逻的人。秦汉以前玛纳斯是塞人驰骋地,公元前3世纪河西走廊月氏受匈奴侵袭,西迁至天山以北,塞人迫于南移,此地为月氏人游牧,西汉前属姑师国地,后称车师,属车师部。西汉时其东为乌贪訾离国地,西为乌孙地。三国时属乌孙。西魏为高车。北周为突厥地。隋为西突厥铁勒部。唐宝应元年建西海县属西海县管辖,隶北庭都护府。宋元属回鹘地。明归剌地。清初隶属于准噶汞呼拉玛部游牧地。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建绥来堡。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建绥来县。1954年2月1日改绥来县为玛纳斯县,隶属乌鲁木齐专员公署。1958年5月,撤销乌鲁木齐专员,隶属于昌吉回族自治州。

17.jpg

      返回集结地的路上,实在的叶儿布拉提主席(因会频繁提到,故后面简称主席),中途停车带我们上到高处观景平台,俯视山里迁出集中定居的哈萨克团庄村,新农村,也是美丽乡村。都是规划整齐的红顶黄墙小院。

18.jpg

      主席介绍说,我们走的是从乌鲁木齐到伊犁那拉提草原500公里的国防公路,修路好后,也是旅游致富路。加林所长去山口派出所拿枪的地方,路边牌子上写的“气象示范减灾乡”,有些拗口。但是国家财政部和中国气象局颁发的。等人的时候,阳光底下热,但到树荫处则凉快。

19.jpg

      说前段时间,山洪,死了3、4头牛。现在到9月初,牛马都从山上下来转场到山下的冬牧场。否则,下雪,马牛容易滑倒摔伤。路上,看到了兽医防疫点,山脚下的放牧点。去年12月8日,有6.2级地震。

      沿着山脚下的清水河河道,人马会齐,终于进山了。

20.jpg

2

主题

4

帖子

33

积分

贵宾

Rank: 8Rank: 8

积分
33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10: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D3    海拔4200米

      昨天下午进山后,顺崎岖河道,走几个小时到了一号营地。一路上,松树横倒竖立的,根系发达,自然腐烂。因为保护,禁止砍伐和搬运。果然,路上返向下山专场到冬牧场的牛群、马群,一簇一簇的。动辄上百只一群。膘肥体壮,自信从容。

      中午在回民饭店吃饭时,一路不太啃声的当地企业家刘强总,说进山要喝个上马酒。一句话就赢得了我的好感。乌扎拉买了两瓶伊力特。尽管为赶路没有喝。仪式感,也是个意头。不在于多少。

21.jpg


      后来,当地小伙张涛做后勤,是带了酒的。但山上反而没有多喝。大概疲惫、高海拔等之故吧。与哈萨克朋友在一起,酒能助兴。否则,显得不太友好,缺少气氛。但要适可而止。

      一号营地在主河道和直流汇集的草坡台低上,应该是专场出山前的最后一站了。地势开阔。刚开始,谦让,马匹是挑剩的,太老实。其实山里也没法跑。就是走吗。后来换了一匹团员牛仔丁的大马。敏感、热血的载重马,暴躁易受惊。第二天被哈萨克马工毫不犹豫的退回了。后来几天行程看,这是极其正确的决定。因为,危险路段,稍有差池的话…….,你懂的!

22.jpg


      晚上的篝火燃亮了山谷,吃了一堆食物,昨天打包的大盘鸡、大盘牛肉,被吃个精光。大家受乏睡觉后,羊肉才煮好,好吃香甜。睡觉暖和。但没有户外经验,睡袋口没拉住,半夜冻醒了。

      喝了点酒,(主席)叶儿布拉提小伙子说,我们这里点火放音乐,山顶上黑暗处的野兽也在一起跳舞呢?呵呵。

23.jpg


      ………

      夜深,陆续钻进了帐篷。

      漫天星斗,河水咆哮。

      火堆映红,坐在木头上,看着火发呆。

      这是最好的时刻。

      不需要言语。

24.jpg


      早上起来,找不到“厕所”。就费力到假想的,或许是昨晚野兽窥视远方来客的,附近山头上松树后解决。两腿的人来了,比较尴尬。然后顺小河道绕行下山,哈萨克马工们已经炊烟袅袅。

25.jpg


      营地上,大伙正摆POSS。拿着枪,搞波普、搞怪、搞土匪、抢造型的那种。童心尽显。我装不出来,不像。用大海的新疆话说,“象个户家”。呵呵。反过来说,咱就是个正派牛仔呗。

      走到一边去,与哈萨克诗人叶儿布拉提坐在一起,他正缺听众和知音。将随身携带的塑料防水袋里取出哈萨克文的资料,大声朗诵起他写的诗歌来。大意是赞颂母亲的伟大。随后,介绍哈萨克在玛纳斯的历史,及展示宝贵的资料。充满自豪。

26.jpg


      早餐又吃了“一公斤羊肉”。(乡主席戏说,马主席乌扎拉拍特写)羊肉泡馕。比内地的肉夹馍真实。因为是羊汤和羊肉泡馕。

      无招一早给马梳个辫头,拿个矿泉水瓶,还给马洗脸,爱马人士。我看着新鲜。他会选马,是个黄彪马,一路上表现都恰到好处。

      户外经验不足,除了晚上没来睡袋拉链冻醒外,早上大海还教了如何给帐篷气垫放气折叠,小细节,经验不足。后来无招又观察到,双向朝里折叠后,放气折叠打包,效果更好。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是后话了。

27.jpg


       开拔了。大伙浇灭火堆,留下木柴。共享经济?哈萨克传统,好像你可以随意走进任何一个哈萨克毡房一样。

      孔主任、乌主席、李大海一行打到回府。据说要去呼图壁、塔城政府部门接着谈文旅小镇考察合作事宜。

      满国的小镇,盛世气象。好事。

28.jpg


      一直低调不语的向导老周,终于开口了。

      说今天要从2400米,上升到4200米。会有点挑战的。他讲的都是我感兴趣的,感觉他象个汉族的山里通。

      例如,山上羊吃草,要分片吃和推进。避免羊乱跑踏草糟蹋。也有利于长膘。减少消耗,维护生态。还说,为何哈萨克马工如此重视绑紧驮包,因山路包散,就危险和麻烦了。有点懵懂。

29.jpg


      隐隐约约说了骑马探玉,中华碧玉产业经济新模式?作为30年老玉矿工人,他有点兴奋。毕竟五十多岁了。

       他介绍经验,说马也有高山反应,但马比人安全。马出汗是好事。在马上,我吃着新疆雪梨,还是懵懵懂懂,毫无体会,不住的东张西望。

       果然,上了险峻的老虎嘴4200米山脊路段。人冒虚汗,马大口粗喘气。走走停停,那个辛苦和悬念。头晕目眩不为过。紧张,只能向前,山路狭窄甚至无法回身。

      乌云,山脊岩石打滑,如果下雨或雪,就更糟。向导老周催促,马气喘如牛,走走停停,迈腿也抖。何况人乎?老周后面猛抽鞭子,我有气无力的想呼吁“不要虐待动物”,却怎么也张不开口。只是嗫喏两句。也罢。

30.jpg


       山顶老虎嘴,来自北京的翟兄脸色煞白,躺在地上。说有心脏病。学马不久,这个刺激和海拔高度,估计是重要原因所致。高山之巅上合影,头戴皮帽的哈萨克108公斤重的尼亚孜,居然在山巅不足二十米的空间内打马扬鞭,俯冲过来合影。——心想或担心,马儿是否,刹不住车,会一起狂奔,跳崖而亡,算了。勇敢的哈萨克呀,你老兄已经50多岁了。一家子人呢!

      下山,下山。

31.jpg


      漫长崎岖,专心于路,终于到了金峡河谷的二号营地。大伙紧张或累到极限了。相信马儿也是。

       顾不上欣赏沿途的雪山、溪流、山谷、草甸、峡湾、峭壁,还有骑马探玉满载满兜和不超过马匹重量收获的浪漫想象。

       手机有点机械的拍照。咔咔,此地,已距山下玛河农场506公里了。千万别出事。没信号。说好的卫星电话,因为欠费也停机了。



      D4    线路之争

      晚上,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强度太大、体能消耗、高原反应、心脏病、高血压、疲惫、危险山路、前日吊马、路线调整、出山时间等等,一起爆发了。

      所谓“吊马”。山下征用的马匹,第一日晚间没有怎么吃草,消耗脂肪,训练肌肉。昨日路程艰险漫长,消耗甚剧。所以山顶马匹也有反应。但远没有到极限。只是人受不了了。如走平地的哈萨克们没有任何问题。

32.jpg


      吊马之后第二天,放开马匹晚间吃草。金峡也水草丰茂。绳缚三蹄,自由吃草。马方才全面进入状态。概括说,就是马先运动出汗,消耗脂肪减肥,再补充营养及增强身体机能,进入状态。有点象足球运动员的赛前拉练。

      路线之争,向导意思按照政府承办方要求和计划,第二天上山探玉完,回三号营地再住一宿。次日,再到山腰空中草原住一宿,绕行下山返程。

33.jpg


       大伙意见不一。有认为马不行了。有认为身体不适受不了。有觉得太危险疲惫。也有可以继续走的,等等。与向导和哈萨克棒小伙子们的意见不一致。

      我有点私心,不好表态。

      晚饭后,乘天没黑,就徒步一公里多,到雪峰脚下。然后顺河道返回。因为三号营地实在太漂亮了。

34.jpg


      结果一到营地帐篷,就被无招和老翟拦下了。老翟攥住我的手臂,反映其他四位团员的一致意见。就是不去空中草原了。不然,“危险,或假如有人躺下,谁都走不了了……..。”催我表态。并一起与对方谈判。

35.jpg


      形势有点紧张了。呵呵。

      在木刻楞小屋里。大家开会。两方阵营。没有笑声,各自发表,比较严肃。各呈己见后,到了关键一票的老闫发言了。

“无论举办方、向导、团员,大家都有各自的立场,这是正常的。”

“不要误解彼此。毕竟大家出来,谁都不想出事,谁也担待不起。安全第一是最重要的。”

“主办方骑马探玉,探玉是此行主旨和目的,也算高潮和荣誉。牛仔丁说的意见,我完全赞同。但是……..”

36.jpg


“但是,明天可否灵活处理,视情况兵分两路。上雪峰矿点探玉结束后,视体力,兵分两路,体力好的继续去空中草原和青台子。体力不支的原路返回金峡营地。去空中草原的必须当日返回。这样,赢得休整时间后,返程分两天。而不是向导说的一天翻过老虎嘴后,直接返回山下玛纳斯。这是大家最担心的,马匹和人都受不了。”
.......
      ——这样,基本算达成一直意见了!

37.jpg


      其实,争论之前,我找到年龄最长的,不太言语的,已经65岁的哈萨克马工首领马合买提,他也是驮工们事实上的领袖。我观察,都是他安排检查驮包捆扎的,受到尊重。身体象个棒小伙。我详细询问了“吊马”究竟是咋回事?!一夜之间,这些放食吃草休整的马匹是否会恢复体力?因为这是最关键的因素。

       他肯定的说,“是!”
38.jpg


      果然,马和人不一样。我也理解有马场且珍爱马儿的,打耐力赛的来自沈阳的无招。他认为马儿如此,太过了,包括人也受不了。何况团员中还有高血压(吓一跳)。暗自感叹,咱身板还行。

39.jpg


       2号金峡营地真是美,在搭帐篷脚踏充气垫的时候,正面是几乎近在咫尺的雪山辉映。换之脚转身充气,顺山势而下,是奔腾喧哗日夜奔流的溪水、山坡草甸、峡谷里密布的森林。两侧,则是耸峙对立屏障一样的高山。我们的木刻楞营地就在中央最佳的位置。低头间,旁边的大石头上有着苔藓和怒放的茎株短矮的无名野花,我从侧面斜着用手机拍摄,紫红的小花,近处是巨石,远景则是雄伟的天山雪峰。

40.jpg


      所以,不愿意卷入争论,独自徒步去附近雪山脚下。因为心里有底。两边又都不愿意得罪。

       晚上,木刻楞里面与向导老周在地上铺了气垫,钻进睡袋。此日,老周说,昨晚一躺下,你一边说话,一边打呼。呵呵。其他团友住了帐篷里。

41.jpg



2

主题

4

帖子

33

积分

贵宾

Rank: 8Rank: 8

积分
33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10: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D5    雪山探玉

      今天是此行探玉的终极目标。因为海拔比昨天老虎嘴低,加上一夜的恢复,人和马儿精神都大不同了。不像昨日的焦虑和争论。线路有惊无险。2个多小时就到了。

      早上还是羊肉泡馍。就着一个水灵灵的新疆洋葱。结果这是今日唯一的一顿。真管饱。也因为,昨日玛纳斯21岁的新疆小伙张涛,做了一顿丰盛地道的大盘鸡。吃好了。

      老周是今日的主角。他象回到了家一样。过往近30年间,每年夏日开山的三个月左右,作为玉矿工人,他每周骑马往返山顶矿点和下山送玉一次,风雨冰雹无阻。所以他就像个哈萨克一样,平平淡淡,胜似闲庭散步。一切都不再话下。

42.jpg


      玛纳斯玉矿脉和玉矿点就在雪峰脚下。老周介绍说,碧玉也叫含冰玉。老话说,深山藏碧玉,是也。还得加上高山。他指着附近的石头围子说,那是清朝挖玉的人住的。清朝皇家宫廷御用。不对民间。当时用羊毛堵住缝隙,维持艰苦采玉条件。

43.jpg


      山上遍地石头玉色斑斓,绿玉如茵。我们认为好的,结果都被他随手一丢,拿了一块外观土色的石头,说这才是玉。让人晕倒。年长的马合买提过来,老练的往石头上“噗的”喷口吐沫,果然,碧色有透视感的玉质呈现出来。

      散开去,这只是一个矿点和矿脉。就在雪线上。据载,还有。。。。等几个矿脉呢。



       全身酸痛。似乎对雪山更感兴趣。

       眺望远处山腰的空中草原,其实就是四面环山,中间突兀平台草地,有点秘鲁的马丘比丘。山腰是森林而已。似乎还比不过此行2号的金峡营地。还要拉马滑坡下山才到,也有点犯怵。

44.jpg


      统计下来,只有我一个还有体力上空中草原。其他团员不去。咨询老周,最后放弃。随大流吧。

  雪山,总是拍照不停。这才是最爱。

      还有那个咆哮而下的河谷支流遍布的,金峡草坡台地上的木刻楞房子。

       返程顺遂,有点山路经验了。一手握缰,一手连续不停的左右拍摄。喜欢大景色。因为人在山巅。人马合一,人景合一。有点天空之境的智利的乌尤尼盐沼一样。

45.jpg


      回到营地后,下午,天放晴。戴上牛仔帽,牛仔丁在木刻楞房子上挂起了此行的有中国马术网LOGO的写有“玛纳斯骑马探玉之旅”的黄色方形旗帜。有情趣的同伴。他和叶儿木拉提主席互动的“主席、报告、发现敌情、立即行动”的双簧让人忍俊不禁。别人却都学不象。

46.jpg


      我戴着牛仔帽,坐着木刻楞房子前,一堆行囊,随意握着冲锋枪,照了最满意的纪念照。后面墙山还有主席找我时在山顶捡拾的大山羊角和雪莲。另一张,是穿着老父亲的驼毛马夹,随意站在门口的照片,同样喜欢。不作,自然。身心完全的放松了下来。今日“吊马”完毕之后的马匹,看起来仅一夜之间,恢复的更好!

      下午同伴们陆续回帐篷休息了。我坐在木刻楞房门前,眯着眼看雪山,阳光晒在身上,温暖无比。眯着眯着就睡着了。睡眠似乎也有味道,闻起来真香。

      哈萨克朋友们精力旺盛,似乎一直躺坐在门口地上的垫子上聊天。加林所长为首。正好我醒来,想找事做。看到他和尼亚孜两人象是商量好什么似得,一骨碌翻起来,拿枪上马。

47.jpg


     “打猎?你们是打野猪去吗?”

       加林,低声应着,嘟囔一下,已翻身上马。精神精力已恢复的我,想跟着去。尼亚孜分了一匹马。顺着山谷坡地,他俩忽自疾驰先行而去。

      独自顺路跟随,穿过无人看管的马群、牛群,到了山坡森林边,和草坡边,他俩早已无影无踪。找不到路了。马也踏足不走。来回打转。前面是山坡大片黑黝黝的森林,下面是不见底的深谷。

      没追上带枪打猎的加林所长和尼亚孜。有点不甘心。看天还亮着,尝试下马,牵住缰绳,拉拽黑马下峡谷沟底。因为风景似乎更美。果然,找到一条之字形下去的一条细小马道。一路牵缰,顺山势和林间,下到沟底。河水汇集,落差明显,轰鸣奔腾。不同于山上林间的静谧和神秘。

      后来听年长的阿合买提说,这个地方野兽多,野猪、狼、熊等野兽,都吃羊。所以放牧的人家昨天也搬迁走了。偶尔是马群、牛群等来。

……

48.jpg


49.jpg


      逗留了一会,犹豫是否顺山底河道,沿路找寻两位哈萨克。抬头看看天空,似乎黄昏已致。最后放弃。由下往上,原路返回。上马,黑马这次却非常的配合,悠哉攀爬,上山是山,出力有力,识途老练,可以信任。

      快到坡顶,隐约听到山腰松林边有人大声吆喝呼唤。遂也长啸几声,作为回应。一来有趣,二来,往上后,环境有点寂静,天也要快擦黑了。吓唬点啥。才觉得,刚才的决定是对的。手里啥武器都没有。

      上来后,远远看到是年老的阿合买提焦急的在呼唤。

      他 汉话还行。原来天快黑了,他和叶儿木拉提主席担心,出来找我了。他往沟底方向,主席往山上森林方向。

      老阿合买提担心的比划说,晚上野兽会悄悄跟在后面,袭击。猛一扑,马受惊跑了。你人就完了!野兽一般就是黄昏时候出来,就这个时间段。等等。强调说,这里草好,牧民为什么要搬走呢?

      返回走了一段,远远看到叶儿木拉提从树林山顶方向徒步下来,手里拿着两个巨大山羊角的羊头,还有一朵雪莲。也是找我去了,却有额外的收获。

50.jpg


      听老周所,有次,野猪狭路相逢一个牧人,从胯下钻过后,返身猛咬一口,受重伤用马驮到山外。……..难怪,今天一些路上草多的地方,整片草皮,被野猪拱的翻起。老周说还发现狼脚印。

      好吧,有惊无险。

      毕竟天还没有完全黑,并且在昏暗沟底,没有继续追寻,而是做了原路返回的正确的选择和决定。否则,他俩也够找的。若影响到大家,就更不好了。

……..

51.jpg


      吃完饭,大家都正常。但不知觉中,到了夜里11点。他俩还没有回来。有人提议出去找。可漆黑一片,还下起了雨,怎么找?想着他俩有枪,也就心安点了。每晚,都要放空枪,吓走野兽。应该没事。11点半左右,两个手机星光在远处闪亮。他俩回来了!

      我嘀咕,打野猪都五个多小时了。老阿合买提有些不屑的说,野猪没什么,关键是人回来了!

52.jpg


      原来他俩钻入山坡森林里的小道,没有下到谷底。

      晚上,我一人睡在屋里地上。老周在门口支起个帐篷,睡外面。这一帮哈萨克今晚似乎非常的兴奋,谈性正浓,时而大笑。聊天都子夜以后了。听不懂他们的话。钻在地上睡袋,伸出两只手,不断整理白天手机里拍摄的过千张照片。

      这晚,把睡袋口拉紧,象个蚕宝宝一样。想着他们哈萨克吃白玉一样凝脂的羊尾巴,出溜一下吸进口里,咽下去。并说可以治百病啥的。无招,也吃了一块。遂决定,明早也吃上一大块,试试。

53.jpg



      D6  第三营地

      早上起来,在营地外围溜达,照了两张照片。随后,蓦然发现,云彩及环境的神奇特异之处。一张,如鹰鹏。一张,云彩如彩凤。

      不由自主的感叹:

      玛纳斯

54.jpg



      如鹏,其翼若垂天之云;

55.jpg


      似凤,眷恋雪山青峰之一隅。

      今日,返程啦。

56.jpg


      先看营地附近的雪山。加林所长一路伴随。加上无招,走到冰川片石区。海拔高,我独自徒步爬两个坡,大口喘气,心肺有力工作,似乎可以透明看到似得。他俩在原地拍照。

      返程路上,听见枪响,有单发还有连发。吓唬野兽?不懂。但我也沾光了。大部队早走了。

      对面上拐弯处有个身影,原来是老周,一直等我们三人一个多小时了。

57.jpg


      大部队翻越了老虎嘴。顺山脊原路返回。我们四人,急着赶路,有点散开。我在最后。

      在拐弯碎石区,有惊有险的滑坠了一下。见识到哈萨克山地马的优异。山上小道要循规跟随。我这匹黑马昨天立功了。所以,放任它吃草,离开了马道。结果又块巨石挡住空间不够。马滑坠,我则急智不含糊的抱紧巨石的棱角,马身及马头从我胯下往下滑坠。没想到,一会它就刹住了。因为是碎石区,马重量和四肢稳定性远远超过人类。有惊无险。拉起缰绳,在狭窄山路上重新上马,这回得认真点了。

58.jpg


      哈萨克山地马,确实让人尊重和喜爱了。乃至,与老周调侃了一句。朋友,可以不信任,但人类一定可以信任马!老周附和到,是呀,别看马从不言语。

……..

      有了经验,过老虎嘴后,我们四人干脆,从山顶直接从碎石区滑下。因为马的稳定性。向后面的稳定坨。它不会越过人先下,而且四蹄在陡峭的碎石区能稳稳当当的立住。还有如狗一样前肢直立,后肢蹲立方式下行。伤不到人。老周说都这样近三十年了。人在前,牵住缰绳,脚后跟深踩碎石,一点问题没有。缰绳可借力。人不会滑坠。

……

      果然,一路顺遂下山。因反向用力,反而轻松无比。这是真正的有惊无险。只有在天上深处的大山上,与哈萨克山地马在一起,加上一个老练的向导,才可以体验到这高山上与马滑坠而下的刺激经历。但在老周眼里,这再平常不过了,就象他边抽着烟下山,就象老阿合买提嘴里随意叼着的莫合烟一样。

      海拔降低,空气温暖湿润起来。

59.jpg


    进入清水河谷,驻扎到了三号营地。


      D7    垂云之翼

      今晚我睡帐篷了。热,居然不拉紧睡袋拉链了。当然,大家都睡了好觉。只是老周说,这帮哈萨克兄弟,昨晚喝酒到4点了。只睡了三个小时。但是,早上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早起后,沿着河边走了一个多小时,到松林边返回。算是活动。身体不是那么的紧把。已完全适应了山里的生活。可旅程马上就要结束了。

      经过昨天的经历,才发现这个老周是一块宝。是一本书。但你不翻他,他就不啃声。所以要主动才行。

60.jpg


      一路上,我俩讨论起了马的伦理问题。

      山地哈萨克马,与平原马、速度赛马的不同。才想起去年马文化研讨会上,来自内蒙的资深马友老刘,说马有“沉静、勇毅、担当、尊严、忠诚”等宝贵品质。有时,看马久了,他会泪湿。杭州的董最红欣赏的马的激情,自己也是如此的性格。而内蒙多伦的一家四代传承的鞍马博物馆和马场的马东升老兄,与马亲昵抱着马头陶醉的样子,让人都不好意思看了。加上,这次沈阳的无招,一大早起来给马梳辫子,还给马洗脸,修眉、擦拭眼屎的认真劲儿。以及老周和这些哈萨克们在马上,把马视为人身体一部分的样子。

61.jpg



…….,我是信了!

      中华民族勤劳勇敢。勤劳与汉地农作物节气耕耘及辛勤劳作、付出有关,勇敢与草原民族的餐风露宿、人马砥砺、奋勇开拓和责任担当有关。都是中华民族的性格基因,和几千年文明不中断传承一脉,并且能够立足于世界之林的根本原因所在。

      老周还说了个观点。马缰绳是方向盘。但马的油门是马刺和鞭子。马习惯了被指挥和抽打。让人不解。或许因为马的天职是服从和执行。但马也有智商哦。马的驾驭,方向,刹车,油门(足嗑马肚,马鞭,马鞭的替代,或至少不可或缺。数千年习性,奴役?),人马结合,马的暗示,力度大小。等等。都是需要钻牛角尖的问题。

62.jpg


      作为动物,马下坡,重心及安全性、稳定性,比人强。哈萨克,作为马背的民族,很难想象能够离开马?

      还有,十次打猎九次空,一次成功就如何。民谚智慧无穷。其实,那晚,他俩能平安回来比什么都重要。这是老阿合买提的认识。值得学习和领悟。大家好奇得想着功利化的猎物和目标。没有想到最人性化的关怀。这与猎物获取与否,没有毛关系。却显示了人性的辉光。



      骑马旅游不同与骑马探险,区别在于线路设计,线路体验,适宜人群,难度及安全标准,选址大本营,高潮主题活动,带入与进入,领队向导后勤的分工,装备要求,纪律及协作等。此外,还有线路标准、产品化说明、人群、定位、营地、规模、人员配置、服务、餐饮、住宿、卫生、户外知识、马匹知识等一系列东东。

63.jpg


      ……才发现,这些哈萨克牧民不仅仅是马工驮工,几乎什么事都干和参与,甚至操心。淳朴、勇敢、直来直去的简单。就象雪山和溪谷一般。

       行程接近尾声。深深感受到了原先神秘的玉石,原来都有着终极的意义。原来伟岸的雪山、冰川,如何变成了河流,奔腾不息,灌溉生命,转化成为我们人的一部分。大自然和生命的联系,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存在着,互相依存着,任何一个存在都有着意义。即使过了“巅峰”,合理性和价值依然存在。因而,没有什么是可骄傲或占有的。骄傲只是骄傲本身,说明不了什么。荣誉是存在被阉割之后的产物,没有意义。唯一有意义的,是当下的存在和作为本身。


      美丽的玛纳斯

      如清水河般,永远在欢唱!

      勇敢的哈萨克小伙子哟

      金峡夜空的星斗最明亮!

      这里玉也有呢,人也有呢,酒也有呢,马儿也有呢!羊羔子、羊冈子嘛,也多的很!

      豺狼野兽嘛?我们有加林的枪!

      美丽的凤凰城呦,是我们温暖的家!

64.jpg



      旅程行将结束,得记住这些哈萨克和当地朋友们:

      加林——派出所所长,英武威猛,打枪、打猎时候最威风。有他在,安全就不在话下。

    木拉提——年轻警察,红脸白皮肤黄头发,话不多,忙前忙后。

    叶儿布拉提——哈萨克清水河乡人大主席,诗人,官员。懂生活,有幽默感和情怀、责任的男人。最后一天,抱着个牧民托付移交的小羊羔,在马背上一颠一颠小跑下山,又像个善良的巴依。我一直奇怪,那坐下的马匹,通灵了一样,不用驾驭?

      尼亚孜——体重108公斤,在4200米山顶老虎嘴20米见方空间内,打马扬鞭准备驰骋的英勇的哈萨克男子。

      马合买提——65岁的棒小伙,一口能吃下一大块白玉般的羊尾巴。经验最丰富,最细心的人。

      叶儿哈孜——和叶尔布拉提一起穿民族服装,自豪的,喜欢照相的人。他那晚和加林一起去打猎,还理解的为准备跟随的我,准备了一匹黑马。话不多。能干的人。

      老周——30年中华碧玉矿工人。恪尽职守,下山才喝酒的老朋友和向导。被刘强总誉为“国宝”。

      刘强——深沉、实在,一路打拼,此次活动赞助商。有胸怀、有视野、务实落地的当地企业家。

      无招——沈阳马友,企业家。

      老翟——北京马友,文化人。

      牛仔丁——云南资深马友,国学老师,还开餐厅。随性随情,洞见睿智之人。

      陈曦——杭州公务员。此行她被老周誉为,第二位进入玛纳斯玉矿的女同胞。花木兰。

      张涛——21岁,玛纳斯人,在2号金峡营地,做了一锅媲美沙湾大盘鸡的正宗玛纳斯大盘鸡。难忘。青春有活力,就是山路骑马快了,大伙担心马匹受伤。前途无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5-21 12:55 , Processed in 0.17482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