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1789|回复: 0

[图片] 诺门罕纪念馆——稻香湖马场额尔古纳行一位老三届内蒙知青陆小燕的随笔投稿

[复制链接]

595

主题

1218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729
QQ
发表于 2005-10-21 16: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诺门罕纪念馆 陆小燕 在从阿尔山前往鄂温克旗所在地的公路,是沿着哈拉门哈河向西北,前往新巴尔虎左旗的路上,意外地路过诺门罕(亦称诺门坎)地区,下了公路,开着车在草原上驰骋,来到鲜红屋顶雪白墙壁的边防哨所。一路上,经常能看到这种崭新的鲜红屋顶的建筑,点缀在茫茫的碧绿的草原中,显得格外耀眼夺目。询问诺门罕战役纪念馆所在地,竟在不远处的巴彦布日德苏木某嘎查(村)里。嘎查中一个土坯房里,陈列着牧民们从草原上拾回的装甲车坦克车残骸和子弹壳等战场的遗留物。据牧民讲,当年著名的诺门坎战役就是在这里进行的。在这片长满绿草野花的开阔地前,我们一行怎么也想象不出战场的模样。路边一块硕大的指示牌默默地告诉我们,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二日至九月十六日,这里确实发生过一埸大战,苏蒙和日伪满共投入了二十万军队,并动用了飞机、大炮、坦克车、装甲车,大战一百多天,以苏军大获全胜而告结终。 站在公路上,面对眼前视野开阔的小丘陵,面对青青草地上远近散落的羊群、牛马,我们无法想象当时战争是怎样进行的,甚至怀疑指示牌上介绍的内容。 怀揣这份疑问,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找相关资料。感谢互联网,它能迅速地为我们提供相关的历史知识: 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一日(日方称十二日)在内蒙与蒙古边界哈拉哈河畔(又称哈拉欣河、哈勒欣河)发生军事磨擦,此事立刻引起日本和苏联最高当局的高度重视。日军自一九三六年八月七日就调整了它的战略,提出“南北并进”。一九三九年四月,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已在“满苏边境纠纷处理纲要”中,要求部下武力解决边境纠纷时,要“断然采取果敢的行动”。 自十二日外蒙几十名骑兵被满州军赶回哈拉哈河西岸后,外蒙国境警备队再次进入哈拉哈河东岸(现内蒙境内诺门罕地区)、构筑阵地,并有苏联标志的飞机在发生纠纷的地区上空飞行。于是日军驻海拉尔的二十三师和日伪满成立骑兵联队(东支队)两千余人,于五月二十八日凌晨在哈拉哈河东岸发动进攻,却遭到猛烈的炮轰,伤亡很大,东支队被苏军坦克包围并歼灭,五月三十一日,日军借夜色离开战场。这是第一回合。 六月五日朱可夫调任苏联步兵五十七特别军军长,指挥了以后的战斗。斯大林给新上任的朱可夫将军的命令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击溃日本人,不要让他们越过蒙古边境”; 七月二日,日军趁苏军增援部队还没完全到达的机会(时苏军一万二千五百余人、日军三万八千余人),又一次发起进攻,终因敌不过苏军的坦克车、装甲车,惨败而归。此时双方都在构筑阵地工事,对峙着(相隔多远不得而知,但从对方能听到坦克车的动静来看,应该是相去不远)。 在此期间,朱可夫在斯大林的全力支持下,调来了航空部队、三个以上步兵师、一个坦克旅和炮兵部队并用二招诈术,蒙敝麻痹日军,隐藏自己的反攻企图。 首先,他命令调来十几架打桩机竖在阵地前,日夜传出的咣、咣、咣的声音,使日军认为苏军正在加紧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其次,摘掉坦克车上的消声器,并来回开动,让日军误以为苏军还在正常地调动兵力,制造防御的假象。 此时的日军也在调兵遣将,增援第六集团军,准备在八月二十四日向苏军发起进攻;而苏军却在八月二十日凌晨五点四十五分,抢先发起进攻。苏军出动了一百五十架轰炸机和几百门大炮,对日军阵地实施火炮准备和航空火力准备,将整个日军阵地淹没在了弹雨之中。奏效之后,朱可夫下令全线出击,打得日军狼狈逃窜,并向苏军求和。此役日军伤亡被俘六万一千多人,损失飞机六百余架,被迫于九月十六日签订《停战协议》。 此役对苏军来讲,迫使日军放弃北进,以致在今后的战争中,不用两线作战,为最后战胜德国法西斯创造了良好的前提条件。 而对于朱可夫来讲,成功地运用了绝妙的指挥艺术,一举粉碎了日军北进的战略,成为改写苏联历史仍至世界历史的人。当他回到莫斯科时,斯大林亲自接见了他,并首次授予他“苏联英雄”称号(朱可夫一生共四次获得此称号)。 对于日本人来讲,这次战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素有常胜之称日本陆军的唯一污点。而对于中国来讲,日军放弃了北进的企图,集中兵力对付中国的抗日武装,客观上不能不是灾难进一步深重的开始。不过,此役消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挫败了日军的锐气,还是有利于抗战的;更何况苏军最终的胜利及援助,也是日寇最后投降的必要条件。为此,我们应该了解此役,纪念此役。 题外话:朱可夫是苏军骁勇善战的元师,在此战役中,他一天之内连换二任师长,展了他严厉、果敢的指挥风格,给斯大林又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整个二战期间,他成为替斯大林排除困,临危受命的第一人。事情是这样的: 八月二十日苏军发起攻击后,向纵深进攻时,他命令第三十九师攻打日军的一个阵地。这个阵地是日军一个坚固的支撑点。时任师长要求暂缓进攻,朱说不行。在该师长仍表示进攻有困难时,朱可夫当即撤换他,命该师参谋长任师长;一个多小时后,当朱得知新师长还没有组织新的进攻时,又任命司令部的一位上校参谋到三十九师当师长。这位上校参谋果断坚决地按照朱可夫的意图发起进攻,尽管伤亡很大,但最终攻下了敌人的阵地。不过,我想在此为前两位师长喊声冤,因为朱可夫为第三位师长增派了预备队的炮兵。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我骑马,我健康,我快乐,我自由! 13911799993 wu@horse.org.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9-12-15 22:20 , Processed in 0.22583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