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赛马运动会不会消失?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大家都知道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体育行业,尤其是竞技比赛业的日子一直不太好过。根据相关报道,在疫情期间,美国的好几大体育联盟都出现了收入的“断崖式下跌”,比如NBA就在去年损失了4亿美元的赞助收入。可是,有一项体育赛事在疫情期间的热度却逆势而上,那就是赛马运动。看到数据显示,在疫情期间,美国一个专门播放赛马和猎犬比赛的电视台TVG,收视率提升了3倍;日本赛马行业的营收取得了30%的同比增长,创下了30年以来的最高值。

赛马图片6.jpg

为什么赛马运动会火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参加的体育运动无法正常举办,体育行业出现了一个急需填补的真空。在美国,最大的体育电视台ESPN在疫情期间因为没有大型赛事可以直播,只能播一些特别无聊的比赛,比如什么叠杯子、吐樱桃核。相比之下,赛马运动反而成了美国几乎唯一一个能正常进行的体育比赛,这为这项运动争取了不少新的体育迷。但是,国外的一些媒体却把赛马运动的火爆,描述成一种“回光返照”。尤其是在美国,人们谈到赛马运动的前景似乎并不乐观。前段时间《纽约客》杂志上有一篇文章,标题就叫《赛马运动能生存下去吗?》这个标题言外之意不就是,赛马的生存都成了问题。这是什么原因呢?

其实如果你对赛马运动的规模和地位稍有了解,你可能会对它生存成问题这件事感到惊讶。赛马运动在全世界的体育运动中,算是一只“房间里的大象”。比如在英国,赛马是仅次于足球的第二大体育项目,拥有大量“粉丝”。全球奖金最高的比赛,就是由迪拜王室资助的赛马比赛。赛马运动相关的产业同样很庞大。我就拿香港给你举例子,2019年香港一年的赛马彩票投注总额达到了1200亿港元,接近1000亿人民币。这笔收入是多少场赛事带来的呢?2019年总共88场比赛,也就是说,一场比赛的下注额,就是10个亿以上。

赛马图片10.jpg

你看,无论是从观众数量,还是产业规模来看,赛马都是一个庞然大物,怎么可能会消失呢?

《纽约客》发表的文章认为,之所以有这种可能性,是因为他们在美国社会观察到了一些风潮和趋势,都对赛马的长期发展不利。最直观的一点就是,流向这个行业的钱和人都在逐渐变少。就拿美国的著名赛马胜地洛杉矶来说。在上世纪50年代,赛马几乎是洛杉矶唯一的运动。很多在洛杉矶周围长大的年轻人,从小就是赛马迷,靠着买彩票获得零花钱。在当时的美国,赛马博彩运动可以说是最火热的项目,全国各地赛马场林立。

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之后,美国的赌博业蓬勃发展,每个州都有了自己的博彩项目,吸走了赛马行业的钱。在过去20年里,美国赛马场的总投注量下降了一半。数十家赛马场已经关闭。美国赛马产业的规模虽然保持在150亿美元左右,但还不到1990年的一半。

除了钱以外,美国人对于赛马运动的注意力也逐渐被其他运动抢走。例如洛杉矶,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洛杉矶只有赛马和橄榄球两个职业运动,但是在此之后,洛杉矶就有了篮球队、赛车队、棒球队等等。现在更不用说,互联网的出现让年轻人有了更多的选择,赛马运动逐渐被冷落了。洛杉矶最著名的胜他赛马场,比赛日的上座率都非常惨淡。

赛马图片1.jpg

除了活力在逐渐消失以外,《纽约客》的文章认为,还有一件事可能会在国外,判赛马运动的“死刑”,那就是动物保护主义势力逐渐壮大。在美国的动物保护组织眼中,赛马是一项野蛮、粗暴的运动,和马戏团、海洋馆里的动物表演没有什么区别。赛马行业为了让马跑得更快,会对马注射药物,要用马鞭抽打马。在他们眼中,美国的赛马和之前的黑奴处于同样的处境,都是被强迫劳动的群体,都需要被“解放”。

2019年年初,洛杉矶的胜他赛马场还发生了一系列事故:因为洛杉矶降雨量高于往年,导致胜他赛马场的场地条件恶化,在短短几个月里有35匹赛马受伤乃至死亡。这件事引起了动物保护组织对赛马运动的强烈反对。加州的州长加文·纽森也感受到了舆论压力,他在一次采访中曾经说,如果赛马不进行改革,它的“时间就到了”。

所以你看,虽然存量巨大,但是赛马运动有点“后继无人、前途渺茫”的感觉。不过,在看完《纽约客》发表的文章之后,我发现情况也没有这么简单。即便赛马行业面临的挑战很大,但是,这个行业一直有一些“顽固的力量”,这些力量绝对不会让赛马轻易消失。

赛马图片3.jpg

第一股力量,是人和赛马的感情联系。

在动物保护主义者看来,很多赛马从业者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更好地“奴役”马。但实际情况比这复杂得多。举一个例子,美国在赛马比赛举办的当天,兽医都会给马注射一种利尿剂。动物保护主义者呼吁取缔这样的做法,他们认为这就是为了成绩,强迫给赛马注射药品。但实际上这样的做法不仅是为了让马跑得更快,也是为了保护马匹。这是因为马的体重非常重,它们在比赛奔跑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骨折的情况。而利尿剂可以让马排出30磅左右的尿液,降低体重,从而减轻它们脚踝的负担。

除此之外,在马匹的养育过程中,马场主也要花很多心血。可能在你的印象中,马属于那种很结实的动物,但其实马非常脆弱。它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受伤,比如马高兴了,在草地上打滚的话,它们也可能扭伤自己的肠子;此外,马的消化系统也很脆弱,马场主必须花心思,专门种植给马吃的草料。马场主需要随时关注马的一举一动,在马出现问题之后,马上把它们送往兽医。有的马场主开玩笑说,他们是马的“铲屎官”,他们是把马当成自己的宠物来养的。

《纽约客》的文章里有一句评论说:马主的确都把赢得比赛作为目标,并且有的人不惜不择手段。但是,这些人和马之间的关系之近,也是那些批评他们的人完全无法企及的。

赛马运动会不会消失3.jpg

赛马行业里第二股“顽固的力量”,是这个行业里的资本玩家。


在传统模式下,一匹赛马往往只有一个拥有者,但是如今,“辛迪加模式”的所有权更普遍。在这种模式下,赛马本身就成了一家股份公司,所有人都可以买这家公司的几只股票,成为它的股东。一只马的所有权可能分散在几百人手中,最小的股权可能也就是几百美元。这个模式降低了持有马匹的门槛,让更多资本玩家参与了进来,成为“利益相关者”。

除此之外,在疫情期间,一些被称为“鲸鱼”的大资本也进入了赛马市场。所谓的“鲸鱼”往往是大财团旗下的精算师,他们可以利用计算机算出最有利的排列组合,然后通过概率进行精确的投资。

赛马图片9.jpg

至于第三股力量,那就是这个行业自我规范的动力。

你肯定知道,有竞技比赛的地方,舞弊手段一定会如影随形。更何况,赛马在世界范围内是传统的赌博项目,这就给了舞弊者更大的动机。

为了让赛马运动能够有序运作,2012年,美国一群赛马的业内人士策划成立了一个叫做水草燕麦的赛马联盟。这个赛马联盟的最大特点就是,要求所有参赛者禁止使用提高成绩的药物。这个联盟在短时间内拥有了一千八百个成员。2020年,美国国会决定,由美国反禁药组织将单独成立一个监管机构,介入水草燕麦的日常运行中,监督这个联盟的正常运作。赛马行业的业内人士也希望,通过规范行业的运作,为赛马这项运动正名。

《纽约客》杂志的这篇文章,较为清晰的描绘了赛马运动的未来,您是如何解读的呢,欢迎评论区您的发表感言---,其实,赛马这种古老行业特别像一棵百年古树。强烈的飓风也许能让它倒下,但它还有没有生存机会,取决于树根是否能持续供给养分。

赛马图片5.jpg

赛马图片4.jpg

















升级改版,活力非凡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马术网微信服务号
微信服务号
中国马术网微信订阅号
微信订阅号
意见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