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1137|回复: 1

[文字] 黄祖平谈“亚运会”----马术网分享

[复制链接]

60

主题

391

帖子

1070

积分

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70
QQ
发表于 2017-7-19 09: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亚运之前的中国骑手
      
“从来没有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
狭小的屋子里,一盏昏暗的台灯下,李振强、张滨、陈景川、努尔和我。反复体会着歌词。这歌词,真真道出了我们亚运队的处境。
体育比赛,那一定是公平的,老百姓都是这么以为、这么说的。
这次亚运会,对中国队的马和骑手,不公平。

主不如客
按照国家对欧盟的承诺,广州亚运,巨额投资,数年努力,建成了无疫区。这样,日本、韩国、台湾、香港、西亚、中亚等等国家的骑手,可以和他们长年在欧洲训练、比赛的马匹,直接飞入广州赛区。赛后,马可以直接飞回欧洲。
这些马,按照欧盟的条例,只需要7天的隔离检疫。即他们在欧洲打完最后一场热身赛,马匹状态调整到最佳时,出现在广州赛场。除去飞行的负担,从竞技的角度看,马匹和在欧洲比赛一样。
而中国队的马,进入赛区,要比进出国境还难。欧盟怕这些马带有疫病,在赛区马匹密切接触后,将疫病带回欧洲。因此,为中国队的马制定了一个严格的特别准入程序。中国队的马在进入赛区前,要在广东先进入一个特定的检疫区,不能和任何外界马属动物接触,进行长达45天的隔离。在这期间,对马做规定的各种检疫指标的检测,就是一次次的抽血、化验。只有检疫合格的马,才可以在监管状态下,以无疫运输工具,沿特定的无疫通道,进入赛区。
而且,在这之前的140天。按照特别条例规定,中国所有国家队骑手用马和有能力进入亚运会竞技的好马,被列入了一个大名单。名单之列的马,逐匹建立了专门档案,对马匹的喂饲、体温、状态等等,每日记录,各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直接控制;在这140天里,每匹马要完成各种疫苗的注射,如日本脑炎、马流感等这些平时不使用的疫苗,统统要注射。每一次注射后,马要停止训练,用几天时间恢复。
在这个140天监控期间,马的外出比赛,受到控制。在精心准备的最后一场热身赛(9月11日的北京西坞大奖赛)前一天下午,全队接到通知:马匹不能参赛。
于是,所有这一切,造成:中国队的马将在亚运会这样的洲际大赛前的70多天里,不能正常训练,没有热身赛。
想象吧,70多天没有见过比赛环境的马,突然直接面对亚运会的高难度。已经不是竞技状态的事情了,而是一个玩笑。
玩笑成了真事,就是个大难题。
这样的难题,世界各队也未遇到过。
比较郁闷了,我们还是主队。
没有真正的兽医
训练一匹全运会级别的成熟运动马,一般需要6年以上时间,和竞技运动员一样,这些马的身上,都带有各种伤病,他们需要专门的运动马兽医,我国马术界、兽医界都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有足够的马匹出赛,骑手们的训练都留有余量,就是说,亚训练状态。这当然会影响竞技水平的发挥;但比这更严峻的是:兴奋剂阳性威胁。
举个例子,马身上蹭破了皮肤,抹点药膏就会好,但大多数外用药在兴奋剂检测时呈阳性。国际马联不断更新的长长的药物名单,只有极少数专业的运动马兽医才能掌握。2008奥运会上,做为全世界参赛队伍中唯一没有自己兽医的队伍,我们依靠德国等队的兽医,妥善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记得奥运会时,张滨的马,长了个疮还是疖子似的东西,在马的背上,正好是马鞍的下面,手一摸,马就疼得哆嗦,上不了鞍子。德国队兽医赶来,做了处理。留下一管药膏,吩咐每天用三次,一管药用5天。张滨同志属于那种办事特认真的那种人,第二天就把满满一管药膏用尽了。我去找德国兽医,又要了一管。就这样,用着,要着,再用着,伤口就好了。
那时候,赛场上,甚至全香港都漫着奥运的和谐,加上我们和德国队的紧密关系,我们可以使用德国队大半个药箱。
这次,广州亚运,我队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有邻队的专业兽医伸出国际援助之手吗?
回答是:肯定没有!
因为,这次亚运,我们有夺牌的实力。
  哀兵必胜
形势是这样的。
对于今天的中国骑手,这次广州亚运,技术难度不大。
团体一米四十高度,个人一米五十高度。我队四位主力骑手和马,在团体上都是双零点的实力水平。
特别是我队有两个奥运骑手为骨干,具有相当强的高级别比赛能力、丰富的赛场经验。其中考梯斯和张滨是2008奥运会原装组合。他们在一米五十的高度上,不比任何亚洲骑手逊色!
换句话说,这一两年在欧洲密集训练、比赛的其它亚洲强队,在团体赛上并不占绝对优势,前四、五个队,竞争将相当激烈。夺牌,完全取决临场发挥。
所以,中国骑手此战目标:冲击团体奖牌!
有朋友提醒我,说话留有退路,因为竞技体育是变化莫测的。
这种想法,恰恰是不懂骑术这一行的真谛。人类怯懦、圆滑、自私、见风使舵的行为,可以用在人之间伪装,但骗不了马,马有他的直觉。在我熟识的那些世界最出色的骑手们身上,我看到的永远是勇敢、真诚、坚忍不拔和付出,这才是马需要的。
不利的消息还在一个个传来:特定检疫区内训练场地狭小,摆不开路线;地面不合格,无法训练;装备还没有到位;第一替补马,我的卡兰图斯,居然在140天的监控期内被漏报,而失去进入赛区的资格、、、、、。
昏暗的灯光下,我们回忆着实现奥运梦想的那条艰难道路。占奥运队伍过半数的中国体制外骑手们,一直在做着一件值得自豪的事:他们带着自己的战马,带着自己的马工,佩戴着国徽在战斗;这次的亚运队伍,依然是这样。我们是骑手,骑手必须克服任何困难,骑手永远要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我们清楚,我们背后,还有着数千的中国骑手;我们肩上,负着几十万中国马人的希望。
比赛的结果是莫测的,竭尽全力是必须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行为,能鼓舞一批批后来的骑手,沿着这条用血汗和生命铺就的道路,继续前进!
                                                 黄祖平
                                                2010,9,26,上海   

60

主题

391

帖子

1070

积分

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7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09: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老文章,分享一下让更多人了解前辈们的故事;真的很不容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20-8-15 09:30 , Processed in 0.11161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