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990|回复: 0

[图片] 骑兵 策马驰疆场

[复制链接]

2683

主题

2795

帖子

1万

积分

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760
QQ
发表于 2017-8-1 11: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90年,浴血奋战,牺牲奉献。“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军歌始终嘹亮,振奋人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建军90周年之际,本报推出“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系列报道,回顾在年轻一代眼里有些“陌生”的司号兵、探照灯兵、铁道兵、基建工程兵、骑兵、汽车兵兵种,向我们最可爱的人致敬!

  如今的马超42岁,肚子微挺,小平头。他朋友圈的背景照片一直不曾换过,那是他在内蒙古当骑兵时拍下的照片,胯下枣红色的马昂首挺胸,他一手握着马刀,一手拽着缰绳坐在马背上远眺前方,样貌青葱,意气风发。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他的网名仍叫“中国骑兵”。

2.jpg
图为边境骑马巡逻的步兵。今日,骑马巡逻在边防上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资料图片

  解放战争时期,骑兵部队最多时编制有12个骑兵师,他们也立下了无数功勋。但随着战争方式的改变和进化,1985年“百万大裁军”时,骑兵作为一个兵种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化的部队。到目前为止,削减到了两个营和几个骑兵连,分别驻扎于内蒙古草原和西部防线。

  新兵累:先骑墙头俩月 才有资格上马

  1994年,马超和其他107名战友戴上大红花,从安徽阜阳入伍。对入伍后的生活,他做了万千的猜想,但是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到辽阔的北疆,成为一名驰骋在草原上的骑兵。“我当时连骑兵这种兵都不知道,更别提想没想过了。”入伍后,马超跟着大部队来到了内蒙古阴山下的骑兵第一营。

  在几个月的新兵训练、裆部在墙头磨了两个月之后,新兵便开始分配战马,进行骑兵科目的相关训练。墙头骑久了终于等到上马,士兵都迫不及待。但为了赢得军马的信任、培养士兵与马之间的感情,大多数新兵都要从养马、喂马、洗马和牵马开始。“我们营里有新马、老马总共七八百匹马,基本都是蒙古马,耐力好,但是有脾气。”有的马性子本身比较烈,也有的马认生,老兵骑着很顺畅,新兵一骑就尥蹶子。半年时间,刚刚学会军马的战士们,不少都难免被摔下马后受伤。“战马也有脾气,要么你征服它,要么它征服你。要是谁都不服谁,那就根本没办法配合完成任务。”

  驯马也是极为危险的一件事情。在骑兵队伍的卫生队待了14年的高德乾,没少帮忙治疗摔伤、摔骨折的骑兵,对于新兵的安全,他也是格外费心。他说,通常新兵至少要半年才能单独骑马出行,一般只能在训练场骑。

  而对于驯马,新兵也有各种各样的点子。有的士兵软着来,因为爱惜自己的马,总是藏了馒头晚上偷偷起来喂自己的马,慢慢也就培养出了感情;也有的人拗不过自己的马,就给马背压两个沙袋放出去跑,等马跑累回来,再驯已经筋疲力尽的它就变得轻松很多。因为很多马都是老兵传下来的,有的新兵为了牵到一匹好马,就千方百计和老兵搞好关系。

  骑兵营里的每一个人,包括高徳乾这样的卫生员在内,无一不会骑马。骑马的那股子劲儿,高德乾仍印在脑中。骑马时,臀部的缝际要骑在鞍脊上,两脚纫镫,脚的最宽部分踏住马镫,两腿微微弯曲站在马镫上,脚不能伸的过多,否则掉下来时容易套镫、拖镫,乘马时要随着马跑的节奏让臀部离开马鞍。“不这样的话就特别容易铲了屁股。”如果马已经快速跑起来时,要双腿微曲站在马镫上,用两条腿的内侧夹住马,臀部完全离开马鞍,身体保持平衡,如此一来才算基本合格。

  上马危险,马裤和马靴都是士兵不可缺少的“护身”工具。如果士兵穿着普通的鞋在骑马途中拖镫,就很容易把脚脖子套在马镫上下不来。高德乾的漆皮高筒马靴,已被他藏在家里几十年。“万一拖镫发生危险,只能击毙军马。”高德乾说,为此骑兵们每天艰苦训练,不光是为自己负责,也是为军马负责。

1.jpg
上世纪90年代,骑兵马超在驯服自己的军马。受访者供图

  军马贵:伙食比人要好 生病众人伺候

  士兵要为自己胯下的军马负责,在骑兵队伍内,军马十分“金贵”。马超介绍,军马一般由军马场统一养殖训练,在3岁左右开始服役,到13岁左右退役,前后共服役10年时间,“像是每个士兵一样,每一匹军马都有自己的档案,也像士兵一样,军马可以获得功勋和荣誉。那些获得功勋和荣誉的军马由部队负责养老送终。”

  高德乾在骑兵队伍里待十几年,他回忆早在上世纪60年代,喂军马的黄豆都是一级品。马比人“吃得好,吃得多”一直是个惯例。即便是在上世纪自然灾害期间,百姓的生活水平低,几乎家家过着穷日子,一个战士一日三餐包括节日加餐实际每人每天开支都控制在五六毛钱之间,但每匹军马一天的“生活费”就接近两块钱。

  2007年进入内蒙古骑兵第一营当起“马勤务”的韩冰也介绍,如今的军马都需要用科学的喂养方式。除了平日里喂草和玉米,还要喂豆皮等。冬天会带着军马去草场,根据当年草场的情况用两个月到四个月时间放马。“马儿们养膘很慢,但掉肉很快。有时候会觉得,早上出去前还挺壮的,练习完就明显瘦了。”为了更好地训练,马勤务们会花一整个冬天的时间把马养肥、养壮,“如果把一匹马养得屁股圆圆的,那就说明这匹马不错,我们也就满意了。”

  军马们不光“伙食好”,队伍里专门负责钉马掌的叫马掌蹄员,负责给马看病的是军马所,给马站岗的叫马值日,韩冰说,几乎从军马出生到退伍,每个流程都有人为马服务。因为马不会说话,一旦生病了就是件大事儿,左右的人都不免紧张起来。其中,肠梗阻是马最常见的一种病,患此病症的军马会不吃不喝,喜欢卧着,还喜欢刨蹄儿。韩冰说,通常军马所会给马喂药、打针后,他这样的“马勤务”会牵着马一直遛、一直遛,有时候要遛好几个小时,直到它拉了为止。“经常有马生病以后,马勤务和马值日、军马所的医生,甚至骑兵连的连长,几个人都是一晚上不合眼守着生病的军马,生怕出点儿什么问题。”

  每天都要陪伴训练,士兵们更爱马,还会根据自己马儿的性格和特点,给“战友”们取各种各样的名字。“有的马勇猛异常,就取名叫狮子头;有的马屁股比较大,就叫二一二……也有直接用军马身上的编号命名的。”韩冰说,很多名字都是第一个带这匹马的老兵给取的,里边多多少少都有些感情和意义。有意思的是,他骑的虽是一匹黄色的马,但名字却叫“老白加黑”,但因为经手了几个老兵才到他手里,其中的含义他也不太清楚。

  对士兵来说,马甚至比人要亲。韩冰的一个战友在退伍前曾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给自己的战马好好洗一个澡。因为当时营房比较旧,营地的条件也比较艰苦,用冷水给马儿洗澡会担心它感冒,想用热水给洗澡,但又烧不出那么多水。“所以当时他说,他的愿望就是一定要给陪了自己两年的那匹马舒舒服服地洗个澡。”


相关帖子

升级改版,活力非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9-8-19 11:40 , Processed in 0.14049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