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皇叔当了共和国“弼马温”,为抗美援朝做出巨大贡献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青年才俊涛贝勒
       爱新觉罗·载涛,晚清皇族。他曾经有过一众显赫的名号:光绪帝的同胞兄弟,宣统的七皇叔,在清廷当任过军咨大臣和禁卫军训练大臣,曾留学法国索米骑兵学校,专修骑兵作战科目。

载涛图17.jpeg
曾经的涛王爷
        醇亲王有7个儿子,可惜早夭了3位,剩下的载湉成了光绪帝,载沣继承王爵,而载涛年纪最小,5岁的时候就成了二等镇国将军。后来溥仪登基成了宣统皇帝,载涛也摇身一变当上了七皇叔。不过,溥仪从来不喊他皇叔,却给了一个“保卫京畿”的禁卫军训练大臣的职位。

载涛图9.jpg
青年载涛

        载涛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也无力保卫朝廷。三年后清廷逊位,这位空有王爷名号的大臣也一同随着王朝的覆灭成了社会闲散人员。当时的北洋政府有优待皇室的政策,所以载涛倒是挺舒坦的继续过着王爷的生活:骑马、养花、遛鸟。这大概就是做个人间废物的全部生活了吧。
       可是冯玉祥发动了政变把溥仪赶出紫禁城,皇族们的优渥生活也终止了。不得已,载涛卖掉了一环内的贝勒府,到皇城外买了个小院继续呆着。


载涛图12.jpg
       不做汉奸亡国奴。                                                                                                  载涛和溥仪
        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皇家亲戚都赶紧搬家去投靠日本人。可载涛却不愿意。溥仪亲自写信邀请这位皇叔“共襄盛举”,可他就回了一句话“不当亡国奴!”再后来,日军控制的华北伪政权也向请他出山任职。载涛可精明着,这日本人快不行了,就要拉我来垫背,这事可不行。载涛的意见是,坐不惯汽车,我宁愿骑自行车。虽然他似乎更爱骑马。 载涛知道,日本人的末日要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打心眼里感到高兴。想要我为日本人干活,没门。

载涛图16.jpeg
        戎马生涯骑术精
       满人善骑射,这也是天生的喜好。更何况载涛还在法国索米尔骑兵学校进修过。那可是路易十五为重整法国骑兵,而建立“世界上最美丽的”索米尔骑兵学院。后来发展成为兼骑兵军事训练与高等马术学院于一身。所以载涛的马术精湛,对于马的辨识能力也是京城一绝。在扬威胡同有一个马号就是载涛的养马的地方。一共5匹马,2匹供家丁拉货,1匹夫人骑,自己有两匹,一个叫“小兔子”另外叫“紫燕子”。 直到北京城被日本人占领后,禁止国人在城中骑马。载涛一生气索性将所有的马都给卖掉,自己改骑自行车,就是不愿意坐汽车。

载涛图18.jpeg


载涛图2.png
        穷困潦倒未走形
        解放后,北京德胜门外有个集市,凌晨开市,天一亮就撤,因此称“鬼市”。“鬼市”上有个60多岁的大爷,经历堪称传奇:家里穷得叮当响,一开始卖房子、卖旧衣,后来沦落到收破烂,他就是曾经的贝勒爷载涛。
       载涛和溥仪之父载沣的性格有点像,两人都没什么大野心,但关键时候拎得清,颇有民族气节。单凭这点就让很多人汗颜。最困难的时候,载涛在闹市耍猴戏。他爱唱京剧,有武生功底。晚上,一家子就回到京郊的先人墓地上住。

载涛图14.jpg
鬼市上练摊的贝勒爷
       共和国立遇伯乐
       新的人民政权建立了,但载涛一家还是很潦倒。他的好友李济深时任民革中央主席。1950年,李济深找到了载涛的家,两人谈了很久。他鼓励载涛出来为政府做事,并找机会向周总理说明了载涛的情况。没过多久,有人去德胜门的“鬼市”找到了载涛。来人告诉他,自己是周总理身旁的工作人员,因载涛不在家,便找到了“鬼市”。那人递给载涛一封邀请函,请他列席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会上,载涛又激动又忐忑,他想到了侄子溥仪,想打退堂鼓了。但周总理远远看到了他和李济深,专门迎上去跟载涛握手。总理说:“你虽然是清朝的王公贵族,但不是顽固守旧的遗老。你和载沣从辛亥革命到国民党垮台,都没有丧失民族气节,给身边人做了好表率。”载涛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的过往新中国的领袖很了解,而且颇为鼓励和欣赏。这让他更激动了。载涛看着目光炯炯、笑容柔和的周总理,万分感激周总理的知遇之恩。

载涛图6.jpg
载涛与毛主席
        感激主席知遇恩
        期间,载涛还主动和周总理谈起了军马,聊着聊着,心敞亮了,载涛回家后彻夜难眠。他花了两个月,撰写出《改良军马以利军用》的提案。一个清朝王爷,为何能写出如此深刻的提案?原来,载涛最擅长的就是相马和驯马。他生性恬淡,人称“顽主”,鼎盛时养了30多匹名马。很多老北京人盛传,“涛王爷就是伯乐转世!”把他眼睛蒙上,光是听音,他就能分辨出马的年纪和品种。张开眼睛,他一眼就能看出马的用途。他写了一份半文半白但不乏真知灼见的提案,递交了上去。没想到,这份朴实简洁的建议一下子就把周总理打动了。考虑到载涛异于常人的身份和专长,再加上他一向在京城交甚广,周总理决定:鼓励载涛出来为政府和人民服务。他把载涛介绍给了毛主席。
        会面时,毛主席满面含笑,一面亲切地打量载涛,一面向他伸出了手:“大名鼎鼎的‘涛王爷’,清朝大将军,我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啊。”载涛连忙笑着说:“主席,我不是王爷,也不是将军,我是新中国的公民。”主席见他有点紧张,对他嘘寒问暖,最后问他:“有什么需要照顾的地方吗?”一旁的周总理见载涛有点拘谨,便说:“可以把你对新生活的体会,向主席谈一谈嘛。”载涛眼睛一亮,他深感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知遇之恩,于是聊起了最感兴趣的“军马”问题。侃侃而谈,从抗日时期鬼子不让中国人上街骑马,谈到了青藏、太原一带广阔的牧场,进而提出:军马和军骡对于新中国非常重要,要建军马场、养良马。解放战争时期,大规模的军马加入战争,毛主席比谁都更能深刻地认识到,选育军马的重要性。他非常认真地听载涛的汇报,时而陷入沉思,时而点点头。

载涛图7.jpg

      喜获封号“弼马温”
       毛主席对载涛谈了自己的感受:“打仗时步兵的武器射程不够,但马刀和马枪就有冲击力多了。那时候军马好珍贵啊,一匹马的伙食费比一个步兵的还要高。”“军马”话题让他们一见如故。毛主席亲切地戏称:你是个“弼马温”。这次会面没多久,载涛便接到了毛主席的委任状,他被任命为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享受副部级待遇。每月工资180元,另外领50元车马费,专供他出席一些重要会议。

       据载涛的幼子溥仕回忆,载涛回家捧着毛主席签署的委任状很高兴:“我演猴戏,孙悟空只当上了天廷上的弼马温。这回毛主席让我当上了炮司马政局顾问,那我就得当好人民的‘弼马温’。”不久后,载涛在一次会议上又遇见了毛主席。他满怀感恩地拿出笔记本,走上前请毛主席为他签名,并告诉主席:“共产党得民心,为国家和人民做事,我不能袖手旁观,要用实际行动把军马改良这个工作做好。”后来,“弼马温”这个称呼传开了。载涛非但不生气,反而引以为荣,到处跟人说。毛主席亲切地戏称他为“弼马温”,并在接见炮兵司令员陈锡联和郑新潮时,要求郑与载涛交朋友,让他积极引导这位清朝“郡王”进行思想转化,支持载顾问开展工作。

载涛图8.jpg
毛主席发给载涛的委任状
          抗美援朝功业立
       “载顾问”走马上任没多久,就接到了一个十万火急的任务。1950年11月中旬,朝鲜战争的战场上,敌机对我方的交通后勤线展开疯狂轰炸。
朝鲜的崎岖山岭很多,不适合卡车等机械化运输工具,前线急需优秀战马。朱总司令一个电话打给了载涛,向他转达中央军委的命令:向朝鲜战场输送25000匹优良军马!接到命令,载涛、郑新潮率工作组昼夜不停,奔赴东北、内蒙古等地选购征集军马,最终如数将 25000匹军马送过鸭绿江,为抗美援朝战争贡献了关键性的力量。由于马场分布在遥远边疆,载涛他们工作条件艰苦、昼夜奔波,身上长出了虱子。郑新潮问载涛:“过去您是王爷,肯定没吃过这苦吧?”载涛载涛笑了笑说:“我情愿吃这种苦,心里踏实。”郑新潮夸他:“您这劲头,一点儿都不比年轻战士差。”毛主席送车、送钱、送亲人,载涛:知我者,主席也!不知从何时起,载涛的心里,毛主席已经是亲人一样的存在了。他温暖、和煦,给人坚定的方向感,这是载涛浑浑噩噩地做清朝王爷时,从没有过的感觉。

载涛图20.png
        四世同堂得善终
        载涛教育子孙们,时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做事,为新中国努力做贡献。满堂儿孙中,载涛的两个孙女都作为志愿军战士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有的亲人开办了街道托儿所,还有的从事工人、干部、医生等职业。载涛带领他们投身到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洪流中,过上了安定、美满的生活。1970年9月2日,载涛在北京逝世,终年83岁,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他是货真价实的清朝王爷,是末代皇叔,也是尽职尽责地解放军高级干部。

载涛图1.jpg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升级改版,活力非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马术网微信服务号
微信服务号
中国马术网微信订阅号
微信订阅号
意见
反馈